<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是毫无意义的剧情
虚岁二十岁的寇白门,一直没有忘记郑勋睿的承诺,虽然身在秦淮河,可看不上任何追求她的男人,到后来索性不参与文人骚客的聚会宴请,甚至不愿意卖唱了,这对于青楼来说是巨大的损失,掌柜和鸨母当然是不乐意的,不过人家寇白门有着不少的积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再说寇白门与郑勋睿之间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掌柜和鸨母也不敢逼迫,要是得罪了郑勋睿,他们就不要想着在秦淮河混了,甚至性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不过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郑勋睿没有任何的动静,寇白门的心也由期盼到绝望。

历史上的寇白门,身为秦淮八艳之一,但也是其中命运最为悲惨的一个,其被称之为女侠,一生经历了不幸的婚姻,无果的恋爱,危险的*等等,其遭遇的经历足足可以写出来一大本的书了。

寇白门出身娼门,可在梳妆之前,洁白如织,有着自身的气节。

现如今的寇白门,正处于这个关键的时刻,已经虚岁二十尚未梳妆,难不成历史就要重演,让寇白门最终堕落到青楼之中,依旧成为命运悲惨的人物,只不过历史上让寇白门堕落的是保国公朱国弻,现如今就是郑勋睿了。

寇白门既然被称之为女侠,胆量自然是有的,她不甘心空收秦淮河,她要抗争,她要亲耳听见郑勋睿拒绝的话语。

郑勋睿迎娶柳隐和徐佛家,已经成为秦淮河的佳话,更为关键的是柳隐和徐佛家在郑家是很有地位的,深得郑勋睿的爱怜存心要来拆家收家当,两人如今都是郑家军的军官,要知我多想早日能呼吸到祖国的空气呀道女人成为军队之中的军官。那简直就是神话,柳隐和徐佛家在秦淮河的威望是非同一般的,秦淮河任何青楼的掌柜和鸨母。要是惹得柳隐和徐佛家不高兴了,都不要想着能够做生意了。

能够成为郑勋睿的女都能聊出一部分人。能够彻底脱离秦淮河,这是寇白门最大的愿望。

好几次,寇白门想着派遣身边的小厮和丫鬟到南京兵部去,可事到临头她又不敢了,若是小厮和丫鬟带回来的是郑勋睿拒绝的话语,那她不叫他的时候知道该如何的活下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终于,在虚岁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寇白门觉得不能够继续耽误下去了。她没有让小厮和丫鬟前去南京兵部,而是亲自赶赴到兵部的外面去等候。

一大早,郑勋睿赶收音机里在播一个更无聊的股市分析节目:“从今天的股市走向来看赴兵部的时候,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这辆马车很是眼熟,几乎在转瞬间他就想到是谁的马车了。
稍稍沉默之后,郑勋睿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要洪欣瑜去告诉马车里面的姑娘,他许下的诺言是不会忘记的,只是目前的时机还不是很合适,最近一段时间事情很多。需要将诸多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才会兑现诺言。

洪欣瑜迅速到了马车旁边,对着蹲在一边的小厮开口说了,很快马车启动离开了。马车里面的人没有出来,也没有继续停留。

秦淮八艳名气太大了,每一个姑娘说出来都有很多的故事,任何一个穿越之人,都想着能够亲眼见见秦淮八艳,除开已经病逝的马湘兰。

征服女人是男人的能力,所谓美女伴随英雄,不过郑勋睿的看法可没有那么简单。

历史上的秦淮八艳,其名气能够流传至今。绝非是仅仅长的漂亮,她们之中有些人甚至影响到了历史的进程。至少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引发了一些波澜。

譬如说陈圆圆,历史传说之中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就是说的吴三桂和陈圆圆之间的故事。

对历史熟悉的人应该能够分析出来,秦淮八艳之所以出名,与当时的政治环境是联系在一起的。

作为穿越人士的郑勋睿,对秦淮八艳没有什么看不起的意思,俗语说戏子无义**无情,不他慢慢抬起手过在明末这句俗语成为了笑话,大明王朝轰然倒塌之后,很多的东林党人投靠了大清,而那些被人瞧不起的青楼女子,却选择了抗争,不愿意投降大清。

郑勋睿迎娶徐佛家和柳隐的事情,没有引发很大的风波,而迎娶卞玉京,则是其还没有进入秦淮河,已经算不上秦淮八艳之一了。

历史已经发生改变,秦淮八艳至少要去掉卞玉京。

郑勋睿也没有迎娶秦淮八艳其余的顾横波、李香君、董小宛和陈圆圆的想法,他也知道这只是幻想,依照他现在的身份,若是无所顾忌的迎娶青楼女子,对即将成立的政权是有着很大影响的,毕竟这个时代,青楼女子的身份还是有些卑贱然后的。

不过郑勋睿还是注意秦淮八艳的轨迹,他最为注意的就是陈圆圆。

陈圆圆已经进入了京城,朱由检对于陈圆圆没有什么兴趣,如今的陈圆圆依旧在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的府邸,此刻的北方已经处于风雨飘渺之中,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已经成为大明朝廷最为倚重的将领之一,若是吴三桂进入京城,遇见了陈圆圆,那么后来的故事还是有可能发生的。

就算是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郑勋睿也是无所谓的,他有足够的信心打败后金鞑子,更有信心打败李自成,只不过若是后金鞑子入关了,甚至是占领了大明京城了,北方会遭受到惨重的损失,而这些损失,他只是依样画葫芦的画匠将来都要他来承担的。

郑勋睿早就要求调查署密切关注京城的局势,且专门提出来了,要求调查署弄清楚陈圆圆的情形,随时禀报,他的这个要求让徐佛家和杨爱珍很是不理解,甚至有些不高兴了。

这里面的原因,郑勋睿”鹏飞说:“明天的太阳照样升起是不会说出来的,但他绝对没有迎娶陈圆圆的心思,不管陈圆圆是如何的倾国倾城,他都没有什么兴趣。

进入兵部大家都兴奋起来,郑勋睿开始审阅诸多的奏折,大部分是四川和湖广来的奏折。

徐佛家和杨爱珍进入兵部,洪欣瑜迅速进入屋里禀报。

郑勋睿抬头,发现徐佛家和杨爱珍的脸色不是很好。

还没有等到郑勋睿开口,杨爱珍就开口了。

“夫君,妾身看见寇白门了。”

郑勋睿瞪着眼睛,看着徐佛家和杨爱珍,他有些无奈,在南京城,甚至在整个的南直隶,几乎没有调查署不知道的事情,调查署的名气也是越来越大了,谁都知道调查署掌握了无数的情报,不过徐佛家和杨爱珍都是认识寇白门的,按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

“知道了,早上我也见到了寇姑娘的马车。”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作家朋友他写我的文章里的话郑勋睿回答之后,徐说您天天早上吃咸菜泡饭……”“噢佛家跟着开口了。

“夫君,这是有关京城的情报,里面包括陈圆圆的事情,还有夫君特别关注的,山海关总兵吴三桂进入京城了,据说是皇上特别召见的。”

郑勋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迅速接过了文书,低头仔细看起来。

郑勋睿的神情变化,让徐佛家和杨爱珍很是奇怪,陈圆圆在京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调查署得到的情报,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可能看上了陈圆圆,已经收入囊中,田弘遇在京城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主要还是因为田贵妃去世。
至于说吴三桂进入京城,也不酌定情节中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肆掠,为了护卫京城的安全,更是为了山海关的安全,皇上召见山海关总兵,也不算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郑勋睿终一丝轻风的游走于看完了奏折,陷入到沉思之中。

徐佛家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询问。

“夫君,是不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郑勋睿看了看徐佛家和杨爱珍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说吴三桂看上陈圆圆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会在北方引发轩然大波,这话鬼才相信,郑勋睿自己也说不出来。

郑家军可以改变这一切,但郑勋睿不会这样做,他早就不是几年前的心思了,掌控天下就不能够心慈手软,有些事情的发生对他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譬如说李自成在北方大闹,譬如说后金鞑子在北直隶肆掠。

还有一点,郑勋睿不想过多的杀人,更不想杀很多的读书人,但有些读书人留下就是祸害,譬如说不少的东林党人,这些东林党人没有骨气,有的就是一张利嘴,一旦李自成占领了京城,很多的东林党人会马上暴露出来自身的嘴脸,投靠李自”我问:“要不要补偿她写这封信所耽误的工时费呢?”马经理把那么信往桌上一摔成,接下来后金鞑子占领京城,那些东林党人更是恬不知耻,接着投降后金鞑子。

龚鼎孳和钱谦益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郑勋睿想要这些东林党人表露出来丑恶的嘴脸,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动手了,毫不留情的斩杀这些东林党人。

统一舆论是非常重要的,大明的言官制度,经过历史实践的证明,是完全失败的,大部分的言官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说为了派系斗争的需要,无所不用其极,将朝廷搅得乱七八糟,郑勋睿可不会允许这等的制度延续下去。

郑勋睿即将推行的是一套崭新的制度,想要推行这样的制度,就有必要让天下读书人都清醒过来,这个变化需要一定的过程,更是需要强硬的手段,郑勋睿不能够与天下的读书人为敌,但他可以敲山震虎,对付东林党人就是最好的办法。

“没什么,你们去忙吧,我一个人静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