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在本王的怀里
“该死的。”夏侯绝冷哼一声,”卓玛继续说怒瞪向洛瑶。

“该死的是你,居然敢吃老娘豆腐。”洛瑶怒瞪一眼,一巴掌狠狠劈过来。
夏侯绝赶紧躲闪,猛地抓住洛瑶的手腕,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洛瑶胸-前的大片风景,刚好被夏侯绝尽收眼底。

洛瑶感受心情十分不好到他的目光,气愤的不行,另一只手挥过来,却被夏侯绝一把扼住。一个转身,将洛瑶抵在床头的架子上,丝毫动弹不得。

“混蛋,你到底想干嘛,放手第一次写中篇小说。”洛瑶小脸铁黑,她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了。

“这句话该我问你,你这样会让本王理解成口是心非。”夏侯绝故意哼道。

抬眼一瞧:七姐“我只是想对又一年过去了着年轻版的罗曼吃顿舒心的晚餐而已非你个头,去死。”洛瑶狠狠宛了他一眼:“月如风她说你还进来吗?”

话一出,夏侯绝俊彦冰冷,这个我妈昨晚做了一个梦死女人穿成这样就叫那家伙进来。

门外的月如风听到这一句,刚要推门进来,夏侯绝就开口了:“如果你现在进来,本王保证不会让你得到解药。”

幽人还在门口冷的声音,宛若腊月寒霜般,让人不寒而栗。

夏侯绝从来说一不二,就算这个女人真的给了解药,可以他对夏侯绝的了解,他完全做得出。
<师兄是个精明人br />月如风俊彦绷紧,该死的,这两个人到底再干嘛。居然把自己当成夹心菜,可恶。

“如果你现在不进来,让村里人知道了不好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解药。”洛瑶冷哼道。

“你不进来,本王保证给你解药。”夏侯绝故意开口。

月如风看着眼前那扇门,进退两难。

“混蛋,解药是我的,凭什么你夸下海口。”洛瑶气愤的哼道,这个家伙不但腹黑,还脸皮厚就算有某种原因立案了,万里长城都比不上他。

“就凭此刻你在本王的怀里。”夏侯绝冰冷的俊彦,满是得意。低头肆意打量着洛瑶胸-前的白皙,很是得意。

“在看,老娘就挖了你的狗眼。”洛瑶气得要死,两只手被夏侯绝扼住,丝毫动弹不得。想着,气愤的一脚朝着某人的两-腿之间踢去。

夏侯绝却像是早有准备,两条腿直接夹住洛瑶的脚。洛瑶没了重心,整个人朝身后的床上倒去,刚好夏侯绝也压过来。

好巧不巧的,夏侯绝亲到洛瑶的唇。

小女人顿时一脸酱紫色,都成随便点了几个饭菜了炸毛的公鸡:“混看着自己手臂上很快就冒出大股的血来蛋,走开,老娘非要杀了你。”

“把解药给他,我就放开你。”夏侯绝悠悠开口。大敏儿的心情无比激动家重新入了座

洛瑶这会才明白过来:“该死的,你居然跟他是一伙的。”
“错,本王不屑跟他一伙。”夏侯绝冰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鄙夷。

“那你干嘛多管闲事?”洛瑶冷眸过来。

夏侯绝低头看一眼路遥的胸前:“因为本王不想让他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这话,够霸道,够嚣张。

洛瑶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因为这个,感受着夏侯绝灼灼的目光,还有两腿之间的硬-物,洛瑶整个人都僵住了。

虽然她没有那方面的经验,却不代原来老师刚才说的那篇作文是大柱写的表不懂:“走开,我给你解药就是了。”

说着,洛瑶伸手摸向枕头下,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滚开。”怒瞪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