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围城打援
老回回、何地和许莲同时起了床李自成、张献忠、九条龙以及顺天王等人,也几乎是一夜未眠。

第一天攻打黄州城池的战斗,过于惨烈,义军损失太大,若是按照这样的方式进攻下去,或许第二个车箱峡的战斗将再次出现,这也让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想到了寿州之战,黄州城池久攻不下,官军若是及时增援过来,义军就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大半夜的商议之后,众人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

好不容易创造出来这样的机会,将官军大部队调遣到了南直隶,争取到了进攻黄州府城的战机,若是能够拿下黄州府城,义军的补给将得到巨大的补充。

轻易放弃这样的战机,谁都舍不得。

天快要亮的时候,讨论依旧没有什么结果,一般来说所有的安排都是正确的,可惜就是遇到了硬骨头,黄州府城的军士太厉害了。

老回回看了看众人,准备结束讨论了。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整夜都很少发言的顾君恩开口说话了。
还是不下了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是不是妥当。”
顾君恩开口,离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顾君恩是李自成麾下的谋士,有一定的学识,车箱峡之战,若不是顾君恩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霸道提出诈降的计谋,也许那个时候,义军就将遭遇到重创,甚至是被剿灭,平日里顾君恩很少开口说话,但只要开口,提出来的计谋就不一般。

顾君恩走到了地图的旁边,指着罗田、广济和黄梅的方向开口了。

“官军被我们吸引到了南直隶,兵分两路,分别进入了庐州府更不敢有任何行动和安庆府,如今从两个地方赶赴黄州,根据得到的情报,洪承畴率领官军从罗田方向赶赴黄州,贺人龙率领官军从广济方向赶赴黄州,他们肯定知道义军围困黄州府城,故而采取急行军的方式,增援黄州。”

顾君恩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回回的眼睛亮了,但没有开口,而是等着顾君恩继续说下去。

“官军一共也就是六万人,分为两路之后,兵力上面人数不足,而且他们采取了急行军的方式,增援黄州府城,我认为我们不必拘泥于进攻黄州府城,可以试着进攻这两路的官军,昨日攻比如打黄州府城,义军损失颇大,若是短时间之内不能够拿下黄州府城,等到官军的援军到来,义军被迫撤离,那样损失就巨大了,在攻打黄州府城和设伏打击增援的官军这两个方面,我个人的意见,偏向于设伏打击官军。”

“洪承畴历来轻视义军,要不是他的轻视,义军不可能斩杀曹文诏,我认为,义军既然能够斩杀曹文诏,灭掉曹文诏的三千关宁铁骑,那么打败一路增援的官军,也是有可能的。”

“我个人的意见,狠狠打击从罗田方向增援而来的官军,时间上面还来得及,我们选择好设伏的地点,给与官军沉重的打击,具体的部署是,留下两万人围困黄州府城,帐篷等都不要拆除,迷惑守卫城池的官军,另外派遣两万人,在蕲州一带设伏,阻击贺人龙增援的大军,只要能够迟滞他们增援的时间,就足够了,其余的大军,悉数调遣到罗田到黄州的方向,迅速设立伏击圈,狠狠打击官军。”

顾君恩说完之后,老回回的脸上露出笑容,其余人也微微点头。

“好,顾君恩的谋略非常不错,我们既然争取到了机会,不一定非要拿下黄州府城,只要能够创造出来打败官军的机会,都是一样,用十万大军设伏围剿官军,这是有足够胜摊上了算的,当初我们斩杀曹文诏,使用的是同样的方式,我们有人数上面的优势。”

老回回说到这里,看向了李自成和张献忠两人。

李自成点头开口。

“这个计划很不错,罗田方向是洪承畴率领的官军,要是我们能够斩杀洪承畴,对官军就是巨大的打击,就是不能够斩杀洪承畴,击败了他,对官军同样是巨大的打击,如此我们心里反而突然多出一个洞来就能够很好的在湖广、河南一带立足了,甚至能够进攻南直隶。”

张献忠跟着开口。

“不错,就按照这个办法做,一定要狠狠的干官军一场。”

九条龙和顺天王已经不需要发表意见了。

老回回再次开仍旧没有做声口。

“好,我建议这样部署,我率领两万军士,在蕲州设伏,阻击贺人龙率领的大军,张将军率领三万军士,守候在黄州府城外面,迷惑城内的官军,闯王率领九万军士,前往罗田方向设伏,围剿官军。”

老回回每次的安排,让人心服口服的地方就是,他总是挑选最为艰巨的任务,可这一次张献忠不你该带着年轻人出发了干了。

“我不同意这样的安排,围剿罗田方向的官军,任务重大,闯王和我两人都要参与,老回回可以率领两万五千人,驻守在黄州城外,迷惑官军,九条龙和顺天王率领两万人,阻击贺人龙的增援。”

气氛瞬间变得微妙。

围剿洪承畴的战斗是最为关键的,也是计谋的核心所在,功劳同样是巨大的,张献忠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这能够理解,守卫在黄州府城之外,应该是最为轻松的,无非是迷惑城内的官军,不进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反正黄州城内的官军不会主动出击,阻击贺人龙的战斗是最危险的,毕竟人数上面是差不多的,义军的战斗力比不上官军,谁都知道。

张献忠不愿意老回回每次都承担最为艰巨的任务,不愿意老回回出现任何的危险,如今的义军,老回回已经成为核心的协调人物。

李自成也跟着开口了。

“我同意,张将军的建议不错,老回回驻守在黄州府城之外,若是九条龙、顺天王出现了危险,老回回可以率领大军前去增援,反正我们没有打算攻陷黄州府城,至于说打败官军之后的行动,那是下一步商议的事情,这一次作战见来了一支双轮车队的核心,是打败洪承畴率领的官军。”

九条龙和顺天王两人的脸色不是很好,可惜他们没有选择,当初的荥阳大会之后,他们选择脱离义军单独行动,就已经降低了身份,要不是融合或因为不服其能力水平到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大军之中,他们怕是已经被官军围剿了。

老回回略微思考,摇摇头。

“闯王和张将军前去进攻洪承畴麾下的官军,这不是为了赚钱个安排可以,至于说阻击贺人龙的战斗,同样是非常关键的,人数上面不占据优势,那就需要迷惑官军,迷惑贺人龙,这一次的战斗,任何方面的安排都不能够出现问题,相对来说,围困在黄州城池之外,相对轻松一些,我看调整一下,驻守在城外的军士调找我整为两万人,阻击贺人龙的军士调整为两万五千人,九条龙和我两人负责去阻击贺人龙,顺她已经回到了自己小区天王负责驻守此地。”

李自成和张献忠两人相互看看,只能够点头同意了,他们很清楚,阻击贺人龙的战斗非常重要,若是贺人龙轻易突破阻击,来到了黄州府城,联合城内的官军,扑向罗田的方向,那整个的战斗,义军就陷入到巨大的被动之中了。

天还没有亮,行动就开始了。

义军开始秘密的集结,一部分朝着罗田的方向移动,大量的斥候去侦查设伏的地点,另外一部分朝着蕲州的方向而去,选择最佳的设伏地点,留在黄州府城外面的义军,只剩下了两万人,这两万人负责迷惑城内的官军。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安排,义军趁着夜色悄悄撤离,城内的官军不可能看见,更不可能知晓,依旧在部“我很难过署护卫城池的战斗。

天终于大亮了,正月正是最冷的季节,昼短夜长。

卢象升亲自坐镇指挥,迎接流寇的进攻。

让他感觉到奇怪的是,不远处的流寇,纷纷攘攘的,看上去非常的热闹,可没有展开进攻的迹象,他甚至能够看清楚走来走去的流寇,步履匆匆的样子。

一直到午时,流寇都没有展开真正的进攻,好几次看见流寇已经排列队形,准备进攻的样子,最终放弃了。

这让卢象升百思不一进去就看见莺语鸟香得其解,难道说流寇在头一天的战斗之中,损失过于惨重了,故而需要休整的时间吗。

流寇不展开进攻,对于黄州府城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情,拖延时间对黄州府城有利,对流寇是不利的,毕竟洪承畴率领的大军,很快就会增援黄州府城了。

一直到未时,流寇才真正展开一次规模不大的进攻,几百人冲锋,城墙上面射出箭雨之后,流寇迅速撤退了。

一整天的时间过去,流寇也就是发动了这一次试探性的进攻。

黄州知府等人很是高兴,流寇不展开进攻,说不定是害怕了,可能不长的时间就要撤离了,只要州城能够护卫下来,其余的都好说。

天黑之后,卢象升将自己关在了府衙的厢房,对着地图苦苦思索,他不清楚流寇为什么不展开大规模的进攻,毕竟时间对流寇是不利的,一旦朝廷大军增援黄州府城,流寇很有可能被包围。

思索了好一阵子,疲惫不堪的卢象升,想不出什么,沉沉的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