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于离开这个地方
顾念被他这么一吼,立马就闭上嘴巴。

这时他手机震动了一下,莫释北拿出来,看到苏慕容的来电,眸色一沉,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滑动了一下,最后干脆直接关机,然后把手机投到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全球限量的手机在空中划出一抹半圆的弧度,准准的落在垃圾桶里。

而刚好在座谈时苏慕容发了条短信过去:我怀孕了。

“沈渊,给我重新订一台这样的手机。”

“少爷,你这少爷是全球限量的……”沈渊抬头看着他,“如果要订一台一模一样的恐怕有难度。”

莫释北挑眉,瞪了他一眼,他立马低头说是暗叫好险。

苏慕容往蓝私宅走的路上,掏出手机看到他挂断的电话,然后点开信息,上面显示您的短信已经发送,她咬了咬唇,忽然后悔了。

她现在告诉他干什么?挽回么?他已经抱了别的女人吻了别的女人……

拿在手里的手机忍不住握紧,她低叹一声往前走去。

她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里面,莫官妡看到她立马就冲上前担忧的问,“慕容……你脸怎么还肿着啊……是不是爷爷又打你了?”

苏慕容看她又要哭,连忙安慰道,“他今天没打我,就放心吧,我没事的。”

莫杰森也忧心忡忡的站起来,然后低叹一声,“今天是莫家开门的日子,很多人都出去了。”

苏慕容略显意外,她以为发生这种事莫老至少还会延迟一段时间,没想到如约而至。

莫杰森看她有些意外,接着说,“爷爷是一个绝对严守纪律的人,所以不会因为任何事而破坏莫家的家规。”

她点点头,紧紧的拿着手机,然后又放松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包包里,走到里面去,这时李芸欣提着箱子从她的房间出来,看到苏慕容怔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的偏头,动作僵硬的往外面走去。

苏慕容也只是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没什真坏!”杜思宝脸一红么动静。

但莫官妡一向是敢喜敢怒的人,她看着李芸欣,咬牙切齿的吼道,“贱人!”

李芸欣身影一僵,有些愤怒的扭头看着她,正准备说什么时,看到苏慕容冷冷的目光,硬是把这口气咽下,继续提着箱子往外走。

门口有几个人帮她把东西提上前面的车去,苏慕容看着她离去的场面,忽然底喃一声总会见面的嘛,“我什么时候也能出去?”

莫官妡听了,担忧的看着她,“慕容你不要怕,我会陪你的。”

“嗯。”

苏慕容淡淡的应了一声,步伐沉重的往里面走去。

一下午都在期待莫释北的回应。

但直到晚上十二点,手机快关机的时候,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她躺在他们的卧室里,忽然有种从未发生过那些事的错觉,就好像一切都没变过一样,但她知道一切都变了。

放下手机,这时屏幕亮了一下,她急忙拿在手里,上面显示:您的手机将在十五秒后关机。

失望在这个黑夜层层笼罩她。

又要失眠了。

她把手机扔在床上,**着脚走到阳台上,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下面。

天空昏沉的,道路昏沉的,连空气都是昏沉的……

接下来的三天,莫老没了任何动静,就和以前一样,她每天起来吃饭,然后和莫官妡说几句话,如果不是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疤,她真的以为自己前面都是在做梦。

脸上的红肿消了,腿上的伤痕也慢慢生成淤青,然后只有些淡淡的痕迹。

她每天都在蓝私宅附近走动,却能知道莫释北的全部消息。

第一天她知道外面澄清莫楚昕的孩子并不是他的,但孩子已经流了大家也就没多加猜测,然后下午她又听到别人说他今天带着一个女人去拜访莫老,一路上俩人亲密无间,晚上她听说他和那个女人住在了一起,那是顾念他的未婚妻。

然后第二天,俩人去打高尔夫。
第三天,俩人得到莫老的批准,收拾好东西一起牵着手走出这个地方。

她以为他忙,所以没看到那信息。

原来都在忙这些。

而莫官妡也知道这些,一直支支吾吾的不好权她,毕竟这些事实正在整理相关文件的时候是真的,那个未婚妻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我想不外乎这么两点:一种可能是对我的安慰情,而这些也是爷爷安排的……

她们现在应该已经出去在别墅里过着恩爱的日子了吧?但她却不就那么回事!我老婆以前谈恋爱那会儿总逼问我依然在这个牢笼里。

苏慕容双眼无神从沙发上起身,这时小艾从外面走进来,对着屋内的人喊道,“一样一样细细看了老爷下令,你们必须搬出去,否则就永远待在莫家好了。”

莫官妡一惊,兴奋的站起来,然后看了一眼依旧无神的苏慕容,“那爷爷有没有说……”

小艾看着苏慕容浅笑了一下,“老爷说的是所有人。”

说完她就急忙出去了。

“慕容!我们可以出去了!你听到没有!”莫官妡兴奋的跑到苏慕容身边,拉着她高兴的喊道,“等我们出去了你就先陪我去蓝水湾选房子!我们挨得近一点以后也可以出去玩!”

“嗯。”

苏慕容淡淡的点头,蓝水湾的别墅应该没人住了吧?

她起身强打精神的笑了一下,“我去收拾东西。”

说完她就往电梯走去,几分钟后就下来,她东西不多上次都已经准备好了,所以直接提着箱子就可以下来。

她下来的时候看到莫官妡两手空空的站在下面,她愣了一下问,“你不用带东西?”

莫官妡笑着摆手,“不用,反正到外面重新去买就好,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刚打到打上,不用可就浪费了。”

苏慕容尴尬的笑了一下,提着并不重的箱子走到外面,这时看到莫杰森也悠闲的背个背包就出来,三人出去,外面停了两辆车,苏慕容站在门口,看到莫杰森惬意的走到下面去,然后站在车前的司机帮他把门打开,他坐到里面冲她们兴奋的挥手,“我就先走了拜拜!”

苏慕容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车子开走,这时莫官妡朝另一个手机吼道,“没看到慕容有行李箱吗?上来帮忙提啊!”

司机窘迫了一下,看着气势汹汹的莫官妡,解释道,“老爷交代过不能让我们帮少奶……苏小姐,说让她自己滚出去。”

“你——!”

莫官事物的发展往往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她根本没有想到妡顿时就气结的看着她以及那个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然后看着旁边情绪再次低落的苏慕容,忍不住柔声安慰道,“慕容你别难过,我帮你提着箱子出去,不坐车就不坐,我像才从河里捞包含着信赖出来一般们不稀罕缎子是谁的!”

说着就伸手想拿她的箱子把他折腾垮了怎么办?想着,却被苏慕容轻轻避开,她浅笑道,“没事,我自己提就好,外面太阳那么大,你坐车吧,小心中暑。”

“我才不坐,等我们出去了自己打车!”

看她那么固执,苏慕容也没说什么,从箱子里拿出一顶太阳帽戴在头上,又拿出墨镜和防晒衣,她就意气风发的提着箱子走下台阶,然后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

莫官妡跟在她旁边。

一路上各种目光都投过来,她丝毫不在意,慢慢往前面走去,这时看到莫楚昕从那边过来,她愣了一下,皱紧了眉。

她停顿了一下听到莫官妡不屑的声音传来,“自从她上次流产后,爷爷就给了她一大笔钱,并且认她做了干女儿,现在和我们是一个辈分的人了,没有人敢再惹她,也算是熬出头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突然问,“前些天说她孩子不是莫释北的事是怎么传来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她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莫官妡就说算了摇摇头,“谁知道,估计只有她自己清楚咯。”

苏慕容微眯起眼,看到她看向这里,她脸上荡起得意的笑容,慢慢朝她逼近,然后笑道,“慕容,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

苏慕容冷冷的看着她,因为她戴着墨镜的缘故,莫楚昕看不到她的表情。

莫官妡冷声哼了哼,正准备开口的时让宫汉臣这蛀虫蛀成个空壳候,就听到苏慕容冷冽的声音,“感谢我他对着堆起的坟堆哭了就不必了,好好给你的孩子烧点香,希望它在那边能少惦念你这个母亲才是。”

“你说话还是咄咄逼人。”

莫楚昕脸色僵了一下,随即缓和过来浅笑道,然后她慢慢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底喃道,“昨天……莫释北可是和顾念上床了呢,这些可是顾念自己告诉我的……今天她身上的痕迹估计还没消,你出去的时候碰到她还能看到。”

说完她就起身大笑着离开。

苏慕容脸色僵硬。

莫官妡厌恶的皱眉,看着她问,“她和你说什么了?慕容,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这种女人就是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

“我们走吧。”

走出莫家大门的时候,苏慕容竟然会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莫官妡跑到旁边的停车把自己的红色兰博基尼开出来,然后马上的把她的行李拿到后备箱上,拉着她兴奋的上车。

“我们出来了!”

她启动车子,兴奋的大吼一声,快速开着车子行驶在马路上。

她们又没坐牢……

苏慕容让她把车子开到蓝水湾里,看到门口没人,她下车把后面的箱子提下来,从包包里掏出钥匙往里面走去,这时那个管家冷着脸从别墅里出来,看到苏慕容怔了一下,快速连着又叫了两声林茹跑到前面替她打开门,“你怎么还回这个地方?”

苏慕容手里拿着钥匙,动作僵了一下,不明白的问,“我怎么不回这个地方了?这里面还有我的东西。”

就算她和莫释北要离婚了,但现在不是还没离么?

她老早就感觉这个管家看她不爽了……

莫官妡从车上蹦下来,看到两个人僵在哪,忍不住咕囔,“慕容我们快点进去放东西,我都算好去哪玩了。”

管家看了一眼莫官妡,冰冷的脸色忍不住缓了缓,都浅浅的笑了,“三小姐。”

莫官妡一愣,扭头看着他,然后惊呼一声,“你不是我大哥小时候的管家么?怎么到这来了?我以为大哥出去后你就辞职了呢!”

“少爷调来的。”

苏慕容看着他对她笑着打趣的样子,脸色忍不住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