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敢动手
苏慕容连看都不看大卫一眼,而是满眼温柔的看向莫释北:“那是你一厢情愿,他是我的前夫。”

“前夫?”大卫仰面哈哈大笑起来:“那现在苏小姐就不是你的女人了,她是自由的,我追求她是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你个老外中文的词还会不少。”莫释北皮笑肉不笑的走到他的面前:“只可惜发音也太不准了。”

他边说着边再次挥出一拳,还好这次大卫有所防备,但还是中了一击,向后退了两步。

“来人,给我揍他。”大卫的怒火瞬间爆发,他大声的对手下说着,像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本来他也是个怜香惜玉的,虽然苏慕容扇了他一巴掌,可是他骨子里是个绅士,不会和女人一般见识,而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同,他现在是自己的情敌,还前后打了自己两拳,不报仇怎么会甘心?

“这是我知道我的地盘,谁敢动手?”

大卫还没有碰到莫释北,他带着的那四个保镖还没有迈开腿,陆夜已经悠闲的夹着一只雪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数十个黑衣的打手。

夜总会不是普通的地方,常会有人闹事,有打手是再正常不他不想再遇到了过的了。

他们本是气势汹汹的想让面前这个身材还算高大的男人好看,却不想惊动这里的老板。

这里是人家的地盘,离英国更是千里迢迢,任有识相点儿的都知道地头蛇不能惹的道理,于是纷纷站稳。

“你是老板?”

大卫虽然从小养尊处优习惯了,不过毕竟也是有眼力劲儿的,对方的人己方多了数倍,就算他的人身手再好也要忌惮,,便一手但是你换个位置想想捂着挨了两拳已经高高肿直的侧脸,抢先开口打起招呼。

“这位贵宾,在下不才正是这个夜总会的老板陆夜,失敬失敬。”

大卫虽然从小学过一点汉语,也会说些,但也只是皮毛,真要咬文嚼字起来他就会听得头晕脑胀。

“什么才不才的,你回答我是不是就行。”大卫本来肚子里火气就大得很,一个头两个大的听着他的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是,我就是这里的老板。”陆夜听到他狂妄的问话,敢不恼怒,眼中促狭的回答着。

“老板,来得正好,这个男人莫名其妙打了我们老板,这可不是小事,你要知道,我们老板可是英国王室的人。”

其中一个保镖看上去也算机灵,看样子是华裔,中文说得很好,立刻搭话开始控诉起莫释北。

“果然是贵宾,英国王室的人光顾,实在是蓬荜生辉。”陆还有什么理由推辞不做?白玉满心不情愿夜不卑不亢的看着大卫,依然淡然的说道:“不过我这里是娱乐场所,凡是来这里的都是客人,你们双方无论有何恩怨,在这里也不能动手。”

“老板,你这样说,难道不怕影响了中英两国的外交关系吗?”那保镖听出陆夜根本不顾及大卫的身份,立刻横眉竖起来,冷声说道。

“真是好笑,大言不惭。”莫释北实在听不下去了,不由了声哼笑:“早和英国王室没了瓜葛,现在竟然跑出来狐假虎威,还影响两国关系,算个什么东西。”

那就是那保镖听到这话,立刻瞪大了双眼看向自己的老板。

誓可杀不可辱,他竟然这样侮辱英国皇室的人,老板肯定会暴跳如雷那就要执行,今天这架是必打不可了。

“你说什么?”

没想到大卫听到这话,不但没有气愤,反而显得比刚才镇定。

“我说你是狐假虎威,你祖父时早已经脱离了英国皇室,不过生意倒做得是风生水起,没想到到你这儿竟然又开始捞起那些已经没有联"翟太平说系的皇家关系来,真是给你祖父丢人了。”

莫释北不屑的说着,不紧不慢的像是讲故事。

“这是我家族的秘密,你怎么会知道?”

大卫眼中露出一丝促狭,竟然露出了笑意。

“这话说起来就有点早了,我和你祖父可是莫逆之交,曾经在美国见过几次,是他告诉我的。”

莫释北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说着,对他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鄙视。

“哦?你是?”大卫突然眼中放光的问着,完全没有了起初的恨意。

“莫释北。”

“哦,莫,你好,久仰大名。”大卫激动的叫了起来,一脸的崇拜之情,再无半分嫌隙。

“两位贵宾,你们的架是打还是不打了?”陆夜看到果然如莫释北一开是真的怕始和他所讲,这个老外会很快被降服,看来是真的,不由得站着莫释北敬佩的翘了翘嘴。

本来他带人来,明着是维护“金碧”的生意,暗着可是要帮莫释北的,怕后者吃亏。

莫释北是他打电话叫来的,因为苏慕容又在法律没有修正规定之前来了,所以作为朋友,他必须要知会前者一声。

气场凌冽的来到金碧,莫释北没带一兵一卒,这让他很是不放心,那个老外可带了不少人,里面有四五个看上去还有些身手。

“不用紧张,我只是来带苏慕容回去,其他人动不了我。”莫释北是这样自嗓子又高又亮信满满的说的。

陆夜可是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那不行,万一你被揍了,以后我陆夜出去还怎么抬头?”

“我被揍了你为什么抬不起头?”

当时莫释北被他的话说得有些晕。

“这里是我的地盘吧?你是我的好友吧?我还身处其中吧?你被揍了与我无关?”

陆夜的一套逻辑让他只能点头。

一般娱乐场所,老板首先要考虑的是不能有人惹事,不能有人打架,否则引了警察来检查会严重影响生意,可陆夜首先考虑的是不能让他吃亏,这情谊他是了然于胸。

“我派两个人和你一起进去。”

陆夜看他不反驳便直接做出了安排。

那时苏慕容还没有从包间里出来,莫释北想带走他,必须要进去,房间里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

“不用了,我先进去,如果听到响声你再来支援了不晚,我莫释北还没脆到那么容易被打倒。”

莫释北摆了摆手,径直向苏慕容所在的包间而去。

他是跆拳道和散打高手,虽然平时他走到哪里都会有保镖护驾,可是很多时侯也会单独行动,却从来不怕被袭,因为普通人,他完全会轻松应付,不在话下,具体能打倒几个,没有实践过,至少不下三个人,这点倒是很少人知道。

“唉……”陆夜还想再阻止,却看到包间的门打开,苏慕容和另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于是便有了前面的那些事情。

“老板,莫是我的前辈,我们当然不打了。”大卫笑呵呵的竟然自来熟的搂住了莫释北的肩膀,然后看向苏慕容:“对不起苏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看来我的高管说的是真的,你的后台确实不一般。”
这是什么跟什么,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样子,转眼搂在一起了?

苏慕容一吴桐想:看来人有心“出世”也是不易的脸温柔,咧嘴笑着,双眼却是不解的看向莫释北。

他竟然和大卫的祖父认识?看来他一开始说的大卫是在逗她玩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真的?

“大卫,我不认识你,别叫我前辈,现在我要带我的女人离开。”莫释北不着痕迹的躲开大卫的手臂,继续冷淡的说着。
“哦,不,莫,你不知道,你是我的偶像,我已经崇拜你许久,第一次见到你,我们一定要好好干一杯。”

大卫直摇头,看到陆夜已经带人离开,也不理会,只是缠着他不放。

“要喝酒可以,你必须和苏小姐把你们商谈的合同签了。”莫释北双眸阴鸷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着。

“这……”大卫这次没有爽快答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垂下头。

“释北,别为难大卫先生了,他们对苏氏的疑问还没有解决,肯定会有所犹豫的。”苏慕容嗔怪着莫释北,双眼却在倪着大卫。

“什么犹豫,他明天就回英国了,你知道吗?”

莫释北面露阴森之色,缓声说着,眼中满是鄙视。

这个愚蠢的女人,一向自视聪明,被人背后耍了都不知稍顷道。

“什么?”苏慕容吃惊的看向大卫。

他的公司和自己商谈的可是上亿元的项目,苏氏为了招待他们这些人,每天都是五星级酒店出入,找了专门的导游陪着游览了港城的多处名胜,现在竟然想偷偷拍屁股杜鹏离婚的想法已经有好几年了走人?

“苏小姐,这里面有些误会,我是想回英国后和你解释的。”大卫一脸的难色,有些无奈的说着,放荡不羁的性格竟然扭捏起来。
“骗子。”苏慕容愤怒的再次抬手甩了过去。

看来莫释北的话是真的,是自己过于天真错信他,虽然从商不算老手,也自问有勇有谋,竟然被一个老外涮了,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慕容,先别激动。”莫释北伸手挡信了她的巴掌,目光凌冽的看着大卫:“你的项目虽然已经和另一家公司签约,但是据我“站住了解我们最初的考虑,那家公司的实力很一般,和苏氏根本没法比,只不过他们让利幅度比苏氏大罢了。”
等于没有来过广州
“如果现在你们毁约,再和苏氏签合同,那我会既往不咎,也不会向你祖父提一个字,但是如果你坚持现在的决定,那么我会出面替苏氏控告你们在中国经济欺诈,后果会怎样,我想你也是聪明人,不需要多说。”

莫释北一口流利的英文,掷地有声的说着。

“可是我们毁约的损失会很大。”大卫为难的看着他,倒也是实在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