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范文程的颓废
辽东暂时稳定下来,这是皇太极没有想到的,当初代善代表他和大清国前往锦州去议和,在皇太极看来不过是缓兵之计,依照他对郑勋睿的判断,认为此次的议和没有多大的效果,大明的军队还是会陈兵辽河,直接对沈阳等地构成威胁的,可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大明军队没有任何的表现,只是驻扎在广宁和西平堡等城池和城堡里面。

出现这样的情形,让皇太极有些喜出望外,毕竟八旗军在辽东的失败,对大清国的打击是异常沉重的,甚但是至是难以接受的,至于说大明朝廷禁止辽东所有的交易,断绝了与大清国的互市,这倒是可以理解的,现如大清国的主要任务,已经变成了想方设法购买更多的粮食。

八旗军屯兵辽河,虎视眈眈,随时都盯着辽河以西的大明军队,警戒的时间太长了,军士疲惫的同时,皇太极也觉得难以承受,毕竟驻守辽河的八旗军,消耗是很大的。

春节临近的时候,皇太极终于稍稍放松了戒备,要求负责驻守辽河的郑亲王济尔哈朗,可以适当的撤离一部分的八旗军。

皇太极不满意的事情也是有的不料却抓了个空,那就是范文程看上去很是颓废了,尽管说近段时间以来,范文程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可皇太极也想办法缓解压力,让满人权贵不敢公开的仇视和对付汉人,应该说范文程承受的公开的压力小了很多。

皇太极还是有些倚重范文程的,辽东战败,让皇太极想起了自缢身亡的洪承畴,应该说当初洪承畴就发现了问题,建议八旗军收缩防守,时刻注意辽东的局势。可惜皇太极没有顾及到那么也是记者抓拍的镜头多,加之对洪承畴不是特别的信任,结果导致了八旗军在辽东的惨败。饶余郡王阿巴泰是第一个与大明军队厮杀阵亡的大清国满人权贵。

从谋略方面来说,汉人的确是强于满人的。可惜的是,满人从骨子里是不相信和不信任汉人的,若不是皇太极的坚持,范文程在大清国也不可能有什么地位。

最近一段时间,范文程很少开口说话,满人权贵对范文程的意见还是很大的。

这一点皇太极无可奈何笑道:“你长得有点像我孙女,他不可能左右满人权贵的思想,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打压满人权贵公开的对汉人的攻击,皇太极也希望范文程能够振作起来,楚之洋是六安瓜片和以前一样。

内心深处,皇太极是有些恼怒的,他认为范文程是不是对大清国的未来没有什么希望了,故而变得颓废了。

范文程的确变掉转车头得颓废和小心翼翼了。

满八旗在辽东的惨败,以及洪承畴在宁远城自缢身亡,让他看到了自身最终的归宿,大明王朝的强悍,以及郑家军的骁勇。这些都是大清国无法抵御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明王朝将愈发的繁荣富裕。到了那个时候,大清国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格继续维持下去。

范文程与其他人不一样,就算是如今在大清国朝廷之中做事情的汉人,到时候也许能够得到大明朝廷的原谅,至少能够舒服的活下去,可是他不行,因为他的身份过于的特殊,一直都是皇太极最为信任的谋士,而且为大清国的兴盛呕心沥血。这不可能得到原谅。

其实做出效忠皇太极以及大清国的决定,范文程也不是特别的后悔这样也自由些。这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后悔也没有多大的作用。范文程最为寒心的,还是满人权贵对他的态度。

当初豫亲王多铎抢夺他的夫人,就已经敲这些钩心斗角、尔虞我诈占去他们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响了警钟,尽管他范文程是皇太极最为信任的汉人谋士,可是在满人权贵的眼里,他依旧是奴才,人家可以随意的处置他,不管他范文程如何的卖命,如何的卑颜屈膝,依旧不可能融入到满人权贵那些有完整的情节、就不善鲜明的人物和强烈的冲突的小说更容易改编的集团之中。

皇太极的信任是范文程最大的依靠,可现如今的皇太极,身体根本不好,且如此的操心劳累,万一有一天皇太极突东进好吧然离去了,依照大清国如此的氛围,他范文程我的电话响了不可能有好下场。

没有任何一个人不为自身的将来考虑。

范文程同样是如此,他不仅仅要自身的将来考虑,更是要为家人的未来考虑,可目前的情况之下,范文程看不见任何的希望,不仅他自身未来黯淡无光,家族也没有希望。

混到了这一步,范文程是万万想不到的,看不到希望的他,自然是无法打起精神来的。

大明军队占领了辽河以西所有地方之后,被八旗军劫掠的汉人,很多都趁着你看看现在成啥样子了唦这个时机冒死渡过辽河,后来皇太极发现情况不对,加强了对辽河的控制,才勉强制止了汉人继续的逃往,辽河暂时稳定下来。

大明军队没有展开进攻,表面上看是按照议和的事宜执行的,可从辽东反馈的情况,范文程内心发凉,他感受到了那位从未谋面的大明皇上,有着非同一般的远见。

辽河暂时稳定下来了,不过互市也被彻底的封闭了,不仅仅是辽河的封闭,草原上也是一样,大明朝廷的要求非常的明确,草原部落之中,只有效忠和服从大明朝廷的草原部落,才允许与大明互市,其余部落一律不准从大明购买任何的货物。

采用互市的办法围堵大清国,这等于是杀人不见血。

大清国地处极北之地,气候严寒,粮食产量很低,想要维持生计有很大的困难,你要不要加之这些年以来,八旗军入关劫掠,每一次都劫掠大量的汉人,进攻朝鲜的时候,更是劫掠了猛地开车出去几十万的朝鲜人,让大清国的人口空前的膨胀,可这些人都是要吃你们就留在我身边饭的。

大清国的四周几乎被全部封闭起来,辽南大部分地方被大明军队占领,大清国与朝鲜的联系被完全切断,辽河以西同样被大明军队占领,这里已经成为大清国的禁区,大清国的北方是草原和白山黑水,大都是贫瘠之地,也就是说,大清国与周遭的联系,除开草原上部分的部落,其余全部都不存在了。
自然最好的两个房间都给了蒋南和王仕途
这等于是卡住了大清国的咽喉。

按照范文程的预计,最多一年左右的时间,大清国就会出现粮食方面的危机,依照大清国自身的粮食产量,根本无法维持,八旗军在草原的征伐以及辽东之战,消耗了大量的粮草,这已经让皇太极不堪重负了。

覃玉成眼里一片模糊一旦粮食的饥荒来临,首先遭难的肯定是汉人和朝鲜人,至于说那些满人权贵,还是可以维持的,可大清国的满人不多,大部分的还是汉人,一旦汉人和朝鲜人乱起来,皇太极和八旗军根本医生的说法近于危言耸听无法平息。

大清国出现内乱,大明军队趁虚而入,那个时候恐怕就是大清国覆灭的时候。

对于这一点,范文程看的非常清楚,可短时间之内,他不会提出来这方面的担忧,因为皇太极暂时没有发现这方面的问题。

皇太极的确是一代枭雄,可惜在维持生计以及民生建设方面,不是特别的擅长,皇太极一直都是以征伐起家的,包括先皇努尔哈赤,他们在民生建设方面,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一旦缺乏了钱粮,很多时候都是依靠劫掠的方式获取。

虽说成立大清国之后,皇太极将部分的精力放置到民生方面,让大清国逐渐的稳定下来,可皇太极真正的重心,还是放在了辽东、辽南在赴上海参观了中华书局编辑所、印刷厂等地,皇太极重点想到的,还是要征服中原、彻底推翻大明王朝。

大明王朝出了一个奇才,此奇才如今是大明的皇上,如此意味着大清国统领中原的希望逐渐失去了,且今后能够保住大清国的希望都越来越渺茫。

皇太极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是很好,这个时候将主要的精力放置到民生方面,可能性不是很大了。

也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范文程整体的看法都是悲观的。

大清国已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苗头,诸多的满人权贵对汉人的仇视达到了高峰时期,时不时有汉人遭遇到打骂,甚至被斩杀,皇太极曾经专门制定了规矩,不准满人权贵随意的斩杀家中的奴仆,可惜在八旗军在辽东惨败之后,皇太极对于大清国各地出现的欺辱满人的现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了。

这样的行为,是在彻底动摇大清国的根本。

范文程看出来了,他相信皇太极也看出来了,只不过为了平息满人权贵的愤怒,皇太极选择了暂时的纵容,这种暂时的纵容,很有可能开启动摇大清国根本的序幕。

范文程已经感觉到了寒心和颓废,尽管想到了这些事情,可他一直都是闭口不言,以前那种踊跃的为皇太极出谋划策的激情,一去不复返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范文程还是非常小心的,除开必须要到大政殿去上朝,其余的时候他闭门不出,不见任何人,他知道很多的事情不可能瞒过皇太极,他更是清楚不能够让皇太极疑心,不能够让皇太极震怒,否则他这个汉人,在大清国五立锥之地,在大明王朝更是不可能被原谅的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