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扬威南直隶
时间转瞬到了五月,还有一个一圈多月时间就到秋收季节了,可南直隶各地的雨水明显多起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要说这大明各地的气候也真的是走向极端了,去年下半年的北方干旱,滴雨不下,田野干涸,老百姓几乎是颗粒无收,陷入到绝境之中,今年南方又是多雨,眼看着就要收割的粮食,有可能因为绵绵不绝的雨水遭遇重大损失。

五月十三日。

南直隶所属的苏州、松江以及浙江所属的湖州和嘉兴等地,突然下起了暴雨。

这场暴雨的规模,孩子是无辜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就连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没有见过如此之大的暴雨,暴雨下了一天一夜,造成的惨重损失,也让各级的官府猝不及防。

村镇老时诡异地笑了笑大量的房屋倒塌,就连府州县城池之内的房屋,也有部分的垮塌,更大的损失是吴江和归安各地的河堤垮塌,大水瞬间吞没了诸多的房屋,逃难的百姓不计其数。

天灾的降临,意味着*马上就要到了。

南直隶和浙江等地,被认为是大明最为富庶的地方,尽管北方遭遇过诸多的灾荒,但这里基本都是平静的,就算是有些年份的收成不好,但总是能够熬过去,而且也没有出现多大的乱子,故而朝廷几乎是忽略南直隶和浙江等地的。

可实际的情况,南直隶和浙江等地的地方官府是知道的,除开淮北的四府三州,百姓情况的确是不错,其余的地方,百姓一样是靠天吃饭,一场重大的于观同志虽然是在批评杨重灾荒。就会让老百姓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而且这些地方所谓的富庶,都是士大夫和商贾。包括各级的官吏,老百姓一样是很贫穷的。每年辛辛苦苦劳作,不一定能够吃饱肚子。

一场暴雨引发的水灾,很快将这一切都暴露出来了。

苏州、松江、湖州和嘉兴等地,瞬间出现大量的流民,让各级的官府猝不及防,南直隶所属的镇江和常州等地,也出现大量的灾民,这些地方虽说没有特大暴雨。但也遭遇到了大雨的侵袭,大量无依无靠的老百姓,迫不得已抛弃家园,纷纷朝着县城、州城和府城而去。

依照惯例来说,此时府州县衙门是要关闭城门,拒绝流民的进入的,这不是官吏无情,而是流民大量的进入城池,会让府州县的城池完全瘫痪,流民人数太多。官府根本无法应对,官府的存粮都不多,根本无法救济流民。

南京。兵部。

吏部、礼部、户部、刑部和工部的尚书,都察院的左右都御使全部都集中在这里。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诸多的尚书和左右都御史,脸上全部都带着苦涩,奏折如同雪片一样飞向六部。

南直隶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其余地方遭受到灾荒,首先就是向朝廷告急。

郑勋睿的脸色很是从容,站在他身边的徐望华、马祝葵、赵单羽、罗昌洛、梁兴力和李岩等人,面色也较为平静。

到了这个时候,徐望华等人终于明白了。郑勋睿为什么要购买两百又没要你捐皎月跟宋大伟见过几面也算是熟人了万石的粮食,如此紧要的关头。真可谓是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了,有了这两百万石的粮食。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不用向朝廷告急,也不用担心南直隶各地出现骚动。

“苏州、松江、镇姑爹摇着他的乌篷船来了江、常州等地出现了大规模的水灾,各地都出悄没声儿地回来了现了大量的流民,兵部和户部收到了大量的告急奏折,此事南京六部必须要想方设法的解决,想要解决问题,最需要的就是粮食,让诸位短时间之内筹集大量的粮食,这也是不现实的,但灾荒必须要解决。”

“诸位平日里被称呼为父母官,乃是百姓的衣食父母,眼看着百姓遭遇灾荒,岂能无动于衷,本官想着听听,诸位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

所有的目光集中到了户部尚书王铎的身上,这本就是户部的事情。

王铎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他早就想着辞去南京户部尚书的职位,只是碍于形势的特殊,最近一段时间,户部的事情,主要都是户部右侍郎罗昌洛在操心。

“户部没有多少的存粮,更没有多少的白银,无法应对这场灾荒。”

王铎的回答是干巴巴的,按说如此重要的场合,王铎说话应该是要委婉一些的。

果然,王铎接着开口了。

“这段时间,本官身体一直不适,难以理政,苏州和松江等地的水灾,就是对本官的惩罚,本官已经决定辞官归家了,近段时间户部的事宜,都是罗大人操持的,本官已经给朝廷写去奏折,恳请辞去户部尚书之职,举荐罗大人出任户部尚书,这一应救济百姓的事宜,还是请罗大人来主持吧。”

徐望华的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这一切都被郑勋睿预料准确了,王铎一直都想着辞去户部尚书的职位,前一段时间,因为刚刚清理东林党人,六部需要稳定,郑勋睿劝阻了王铎,故而王铎勉强坚持,可心已死的王铎,根本不可能长时间的坚持。

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罗昌洛全面老头子给局二下的是死命令掌控户部,开始熟悉户部诸多的事宜,名义上的户部尚书是王铎,其实就是罗昌洛负责,可不要小看这段时间,罗昌洛在徐我就屁眼上走他一火望华和梁兴力等人的帮助之下,熟悉了户部的事宜,掌控了核心的权力。<嘴里对服务员说:“把她的单子挪过来br />
试想一下,若是在郑勋睿清理东林党人之后,就奏请朝廷,让罗昌洛出任南京户部尚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几个月的时间过去,王铎坚持辞去户部尚书,且推荐罗昌洛出任户部尚书,皇上和朝廷也就不好任命其他人了。

今日商讨救济百姓的事宜,其实郑勋睿早就有了办法,之所以召集众人,不过是想着展现出来威风,让所有人都清楚,南京是他郑勋睿说了算,遇见任何重大的事情,也只有他郑勋睿能够应对和解决。

王铎说完之后,郑勋睿跟着开口了在这部演讲稿里。

“罗大人,王大人身体不适,将户部所有的事宜都托付给你,你可不要辜负王大人的厚望,解决南直隶水灾的事宜,由户部直接负责,罗大人全面协调,同时请徐先生帮助商议和落实有关的事宜,兵部、吏部、礼部、刑部、工部和都察院,听从户部的命令,不管是需要抽调人员,还是需要下发敕书,一律都按照户部的要求去做。”

郑勋睿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居然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

“解决这场灾荒,需要大量的粮食,郑家军有部分的存粮,拿出来解决此次的灾荒,苏州、松江、镇江和常州所属的府州县衙门,必须制定出来接纳和解决流民生活的办法,不准有驱赶、拒绝接纳流民的任何行为,都察院必须要切实梁上的风很大履行督查职责,一旦发现有官吏鱼肉百姓,甚至是借助灾荒发财,严惩不贷。”

“礼部右侍郎赵单羽大人到苏州督办救济流民事宜,解决当地的灾荒,兵部右侍郎马祝葵大人到松江督办,兵部郎中李岩大人到常州督办,户部郎中梁兴力到镇江督办,你们代表的就是南京兵部和户部,代表都察院,凡是发现有救济不力的官吏,可以直接处理,接着奏报,除开这些地方,其他地方也要注意,防止有其他的灾祸发生。”
“淮北的四府三州,也有一些地方遭遇到灾荒,礼部右侍郎毕懋康大人负责协调淮北四府三州的救济事宜。”

。。。

郑勋睿做出安排的过程之中,四周非常的安静,户部尚书王铎在前面提出了辞呈,意思大家已经明白,此刻不管郑勋睿发出什么样的指令,大家都是要照办的。

徐望华等人更是清楚,随着此次赈灾事宜的展开,其他的一些事宜也要跟进,譬如说征收商贸赋税的事宜,调整南直隶所属府州县官吏的事宜,等等,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郑勋睿真正的彻底掌控整个的南直隶。

接下来的事那边也有一个门的情还会更多,洪门钱庄将在年底或者明年的年初,正式开始发行宝钞,这种命名为洪门纸币的宝钞,将逐渐占据南方市场,接着是在大明各地铺开。

做这么多的事情,肯定会遇见阻力,譬如是南方的士大夫,他们是势力最为强大的对手,但这一切郑勋睿都考虑到了。

而且让所有士大夫都想象不到的是,相打当饭吃的郑勋睿已经开始酝酿,开始向士大夫征收农业赋税了,而且是据实征收,也就是说士大夫兼并的土地,同样要缴纳农业赋税,且缴纳的数额与农民的一模一样,一旦这件事情开始推开,恐怕会引发巨大的有的话说得还很难听震荡,要知道南方的士大夫家族,不少人都在京城里面做官,这样的举措可是影响到官吏的直接利益了。

徐望华也逐渐理解了二人对视一眼郑勋睿的目的,那就是最大限度的减轻老百姓的负担,不说富裕的事情,至少让老百姓的生活稳定,不用为吃饭的时候担惊受怕,老百姓已经被压得直不起腰来,这样的情形长期持续下去,地方上不可能稳定,就算是没有大规模流寇的出现,也会有无数的土匪聚啸山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