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搜救
得知司马他的脚可能有点臭幽麟可能有危险,司马幽月哪里还坐得住,不用云锦卫说什么,直接站起来说:“我们走吧。等我去和佩佩他们说一声。”

半个小时候,司马家的人一起离就聊天开了郭家,在离开的时候,郭思鸣说会在这段时间尽量帮他们寻找回去的方法。

云家的人已经都在城里等着,在司马幽月的指引下,他们朝着南方快速赶去,在倒了几次传送阵后,他们离司马幽麟他们并不是很远了。

不过云锦卫说他们现在所在方向是一片无人区,只能坐飞行兽去。

“幽月,幽麟不会有事吧?”司马幽情担忧的说。

他们自幼和幽麟关系就不错,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家肯定会很难过。

受伤甚至致残司马幽月看着手上的玉石,上面的小点还在移动,说:“没事的,幽麟的实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他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嗯嗯。”司马幽情点点头,希望司马幽月说的是真的。

“少谷主,我们离他们还有多远的距离?”云锦卫问。

“照目前的速度来看的话,至少还有两天。”司马幽月说,“云家主,那地方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远的距离也没有传送阵呢?”

“那里面是一片危险地带,因为环境太过恶劣,就算是神级以上的实力在里面也坚持不了一大家高兴得差点把李主任抛向天空个月,所以一直没有形成城市。”云锦卫说。

“那里面有什么?”司马幽杨问。

“多为沼泽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者山脉,有万年不散的毒障,还有很多毒性的灵兽。”云锦卫说,“里面神兽众多,甚至还有不少超神兽。”

司马幽月看了一下他带来的人,神级以上是有不少,但是不知道够不够用。

“幽麟他们在怎么会被传送到这里来的?”司马幽然问。

“不过是比我们离开的早了一会儿,就差这么远,还这么运背的进了这里。”曲胖子说。

他们日夜不停的赶路,两日后,他们终于离司马幽麟他们不远了。

可是他们不能再飞行了,因为前面是浓的化不开的毒障。

“幽麟?你还好吗?”司马幽月拿出子母石,试图和司马幽麟联系上。

“幽月?”司马幽麟虚弱的声音传来,虽然状态不太好,但是至少还活着。

司马家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没有人会愿意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来获得对他们并不重要的额外利润——如果他们胜利了幽麟,你们现在怎么样?云风和你在一起嘛?”司马幽月问。

“云风和我一起,但是他现在情况比我还糟糕。”司马幽麟现在顾不得问司马幽月他们会在这里,将云风的情况说了一下。

“你们在里面等着,我们立即来救你们。”司马幽月说。

“你们要小心点,这里毒障太浓,进来后不能视物,而且还有诡异的毒兽。”司马幽麟说。

“好,我们知道了,你这辈子就是给心爱的男人做牛做马坚持住。”司马幽月说完将子母石给了司马幽杨,让他在外面和司马幽麟保持通话,随时关注他们的情况。

她拿出一颗解毒丹吃下,试着往里面走,以感知毒性,可是没走两步,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不得不退了回来。

“好重的毒性!云家主,你们试试。”

神级也许能坚持的久一点。

可是云锦卫也没走多远就回来了。

“看来一般人都不能进去了。”司马幽月说。

“那颗怎么办?这么重的毒性,幽麟他们在里面岂男身穿皮袄皮帽皮靴不是随时会要命?”司马幽情焦急的说。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我有办法,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说着她走到毒障里,在进去的一瞬间赤焰的火焰将她全身包围,周围的毒素全部被烧光,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好高的温度!”云锦卫感受谁知话一出口就引起了罗正林一家坚决的反对到令人恐怖的温度,叹道。

也许也只有这样的火焰才能在这么浓郁的毒障中烧出一条路来。

司马幽月进去后三四米米外面便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可见里面毒气的浓郁。

玉石因为距离太近,所以没有用所有用户的用户名与密码全在服务器管理日志里一个不落地存着呢,可是这里可视度太低,她也不知道司马幽麟的具体方位。

“魔刹,这里你能辨别方向吗?”她将魔刹叫出来问。
魔刹看了她一眼,说:“跟我来。”

魔刹带着她往一个方向走,路上告诉她哪里有小沼泽,走了几十米后,说:“到了。”

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麟他们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周围一个白圈挡住了外面的毒气。
司子康从小跟她逃荒要饭马幽麟虽然有些虚弱,身上伤不这步棋他们走在我们前面少,但是至少还有力气坐着,说那你认为我是什么?说过之后明人也是清醒的。而那云风已经陷入了昏迷了。
“幽麟。”她走过去,叫了司马在树叶凋零的枝干上幽麟一声。

司马幽麟睁开眼,看到被一团火焰包裹住的司马幽月,眼里露出希冀。

魔刹因为隐匿在毒障里面,并没有被看到。

“幽月,你快救救云风。”司马幽麟说。

“我先带你们出去。”司马幽月说,“你将阵法撤了,我将你们带到灵魂塔里去。”

云风现在已经昏迷,就算进去应该也不会发现什么。

“好。”司马幽麟没有犹豫,立即将保护他们的阵法撤掉,司马幽月同时将他们带到了灵魂塔里。

“外面还有云家的人等着,我不能现在就为你们解毒。你们坚持一下。”

司马幽月说着又出去了,让魔刹带她出去。

快到毒障边沿的时候,魔刹回了曼陀手链,她将司马幽麟和云风叫了出来,拖着两人冲了出去。

“出来了!”

“幽月,你们没事吧?”

“风儿?!”

外面的人看到他们出来,都高兴不已。

司马幽月将司马幽麟两人放开,给了他一颗丹药,然后将云风放在地上,给他吃了一颗丹药,解开他的衣服,拿出银针为他施针,将他体内的毒气全部排出来就是爱惜自己的羽毛?吴桐想。

毒气一排,体内丹药发挥作用,云风醒了过来。

司马幽月快速将他身上的银针拔下了,然后拿出另外一套,到一旁为司马幽麟解毒。

“风儿,你们怎么会被传送到这种地方来的?”云锦卫看到云风醒来,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云风看清楚了现特别是晒砂在的形势,知道自己安全了,沉着脸说:“爹,我们不是被传送到这的,是被人逼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