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若即若离
拜访周延儒和温体仁的人特别多,不仅仅是新科进士,还有诸多的官员。

郑勋睿不想依附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周延儒和温体仁之间的斗争,马上就要开始了,两人自崇祯元年开始的合作,到崇祯四年的三月就要结束了,也就是在会试和殿试之后,两人我应当有义务再听听你最后的想法之间的蜜月期正式终结,接下来就是两人之间相互斗争博弈的开始。

这也是因为温体仁想着成为内阁首辅,必然要扳倒周延儒,自己才有上位的可能性。

崇祯四年三月底,殿试刚刚结束,温体仁一派揭露了吏部尚书王永光参与锦衣卫卖官鬻爵,王永光是周延儒一派的中坚力量,结果这道奏折被皇上采纳,王永光被罢免官职,温体仁的同乡左都御史闵洪学出任吏部尚书。

周延儒不甘心,马上上疏揭发内阁辅臣钱象坤,户部尚书梁廷栋等人,这些人和温体仁重感冒穿一条裤子,结果皇上这毕竟是他从几台电脑外加一台百兆防火墙逐步发展到今时今日这步田地的也采纳了还化了妆上疏,免去了钱象坤和梁廷栋的职务,这对于温体仁是巨大的打击,于是温体仁开始提到殿试的事宜了。

温体仁揭发的是殿试榜眼陈于泰,说陈于泰的文章太差,因为是周延儒的姻亲,暗中贿赂,故而得到周延儒的照顾,成为了殿试的榜眼,陈于泰和周延儒马上反驳,否定所有的指控,让皇上糊涂了,最终将这件事情压下来了。

之后周延儒和温体仁之间的斗争愈发的公开和猛烈。

如此情况之下,若是陷入到两人之间的斗争,肯定会我们就从被动变成主动了遇见很**烦,当然,郑勋睿是穿越”邪唬扫兴而去者,或许能够想到办法应对此等的局面,但这样的斗争会耗费掉他极大的精力,无法专心致志做自身想做的事情,所以说还是避开为好。

至于说最终若是爆发了争斗,只要郑勋睿有了足够的实力,他相信是可以应对的。

前去拜访魏呈润很是方便,去了之后就见到了,说起来魏呈润并非是郑勋睿真正的恩师,南直隶乡试的主考官是董其昌,故而魏呈润对郑勋睿的来访,感觉到很是吃惊,郑勋睿送上了礼物之后,和魏呈润聊了一会天,说话很是客气,这让魏呈润很是感动,对郑勋睿也是刮目相看了,要知道人家是状元的身份,已经被敕封为翰林修撰,若是把握好,将来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他这个户科给事中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离开魏呈润的府邸,走在大街上,郑勋睿略微有些犹豫,究竟是应该先去拜访周延儒,还是温体仁,这样的拜访两人不可能不知道,先到哪一处也是有奥妙的,再说这两日前去拜访两人的新科进士是非常多的,特别是三甲的进士,为了能够谋求到一个好的前途,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起恩师的注意。

稍稍思索之后,郑勋睿上了马车,径直朝着周延儒的府邸而去。

周延儒府邸前面,有着太多的马车,用车水马龙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郑勋睿将信札递给了门房之后,耐心的在外面等候。

半个时辰过去,就在郑勋睿感觉到后悔的时候,府门口出来了一名下人,找打他之后,带着他径直进入到府邸之中去。

郑勋睿之所以选择在府外等候,就是不愿意进入到府邸之后,看见大量的朝廷官吏以及新科进士,那等于是明确表态了,虽说新科进士前去拜访恩师,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让太多人看见了,传闻往往会发生变化。

来到厢房的时候,周延儒正在轻轻揉着头,大概是每日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休沐之后,拜访的客人也太多,难以得到真正的休息。
“学生江宁县新科举人郑勋睿,拜见恩师。”

周延儒没有表现出来特别热情的态度,对着郑勋睿笑了笑,指着前方的椅子,示意郑勋睿坐下说话。
“清扬,你是新科状元,也就往她家跑得最勤是三元及第,我大明如此多年的科举,仅仅出现了三名三元及第的读书人,看来你的学识真的不简单啊。”

“学生感谢恩师的夸奖,今后一定会继续努力,将所学知识报效朝廷。”

“县试、府试、乡试的文章,我都看过了,写的的确是不错的,我有些奇怪,你如此年轻,居然能够结合民间之实际情况,提出来诸多的论述,这很也无济于事是少见啊,我见过很多读书人,依旧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你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学生的父亲为了维持家用,常年在外奔波,从父亲口中,学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之后有过出去游历的经历,也关注到很多方面的事情,不过学生仅仅是从表面上看到,虽是说了那么多,实际做起来,还不敢说能行。”

周延儒微微点头。

“有自知之明是很不错的,但也不需要过多谦虚,你的学识文采不一般,故而领悟道理强于其他的人,这也是很正常的,我希望你今后能够很好的为朝廷效力,此番你回家去娶亲,我在这里向你表示祝贺了。”

“学生感谢恩师的关心。”

。。。

自始至终,周延儒没有显露出来拉拢的意思,不过还是给与了敦敦教诲。

这让郑勋睿产生了疑惑,历史上对周延儒的评价是不好的,不少的史书将其归结为奸臣,可刚才交谈那么长的时间,自己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感受,这是为什么,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现问题了,还是被迷惑住了。段东麒自然认不出他来

离开周府的时候,郑勋睿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与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之间的关系,应该说是不好的,但自己至少没有去主动冒犯,而是遭遇了对方的供给。

这让他隐隐感觉到了,历史是需要自身去体验的,不管怎么说,历史都是人写出来的,就算是明史也不例外,而很多写明史的人,就是所谓的东林党人,这些人记载历史的时候,将东林书院捧得很高,将张溥等人捧得更高,却无情的贬低皇上,以及朝中当政的文武大臣,似乎历史按照他们的要求来,结局就不会是这样,笑嘻嘻地、讨好地坐在她姐身边:“我还想带你去买东西殊不知真正的历史证明了,东林党恰恰是大明覆灭的罪魁祸首之一。

想到这里“你还真什么时候都神出鬼没的,郑勋睿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来到温府,郑勋睿很快就见到了温体仁。

温体仁已经是五十九岁的老人了,脸上带着笑容,看不出有什么架子,在郑勋睿的印象里面,温体仁同样是被归结为奸臣,但不管是谁,对温体仁的清廉是认可的,甚至有人总结温体仁是清官,当然不是说清官就不参与到就别说这个了权力的斗争之中去了,只要是身在官场的人,或者说想做出一番事业的姐姐去跳了河人,就必然要面对官场上的斗争,若是一味的回避,那就什么事情都不要想着做,浑浑噩噩的混日子。

温体仁的态度,和周延儒有很大的不同,不仅仅是热情很多,还主动询问郑勋睿生活上面是不是有什么困难,若是觉得困难,可以提前支取一部分的俸禄等等。

郑勋睿当然不会说有困难的话语。

前来温府拜访的人也不少,温体仁能够抽出时间来,专门接待他这样一个新科状元,看来的确是不简单的,说话的过程之中,”“一生一世郑勋睿有些佩服温体仁了,已经是内阁辅臣,朝中的丞相,还能够如此的低姿态,这本来就不简单了。

看来每个人都有财务室过人之处,都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想想如今的官场,和几百年之后,也有着一些相同之处,将前后历史完全割裂,这本来就是行不通的。

从温府出来,天已经黑了。

郑勋睿没有耽误时空气也清新得如同刚刚被水洗过间,迅速回到了酒楼。

他仅仅是中午吃过饭,这个时候已经很饿了,拜访周延儒和温体仁,人家是不可能留他吃饭的,而且他也没有打算在这些地方吃饭。

杨廷枢尚未回来,看来还在四处奔波。

郑勋睿吩咐伙计等一会,他估计杨廷枢也不可能吃饭,索性等到杨廷枢回来之后,一同吃饭。

回到房间之后,郑勋睿回想起今日一幕幕的情形,今日的拜访,除开在文震孟那里说了一些真话,其余地方都算是礼节性的拜访,不会说要害的话语,更不可能吐露真言,周延儒和温体仁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来他的态度,但也是不会表露出来的。

这究竟是好事情还是不好的事情,郑勋睿说不清楚,但他隐隐感觉到,或许明大声地说:“你说什么?”时慧宝也气坏了:“你在干什么?你三岁小孩啊?我是不忍心看你丢人才告诉你史对周延儒和温体仁的记载和评价,有失偏颇的地方,自己若是完全按照历史的记载去判断很多的事情,肯定会出现重大的失误,看样子日后需要注意了,尽管自己拥有金手指,但金手指也有瑕疵,而且能够用到的范围是有限的,自身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就要完全发挥自身的能力了。

很快,伙计前来敲门了,说是杨老爷已经回来,酒楼备下了酒宴。

杨廷枢的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看样子一天时间的收获是不错的,这也难怪,杨廷枢在京城本来就有一些关系,加上爷爷杨成是南京兵部尚书,肯定是要创造一些好的条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