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必须要答应
回到后院,郑勋睿照例是朝着文曼珊的卧室走去,他不用判断可是就可以知道,所有的女眷一定都在文曼珊的卧房里面的。

进入卧房之后,情形果然如此,文曼珊坐着正在垂泪,其余人站在一边,也是泪水涟涟的,重大的消息是不可能瞒过总督府后院的,好在文曼珊等人严格执行郑勋睿的要求,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够干政。

郑勋睿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说什么都没有作用的。

文曼珊抬头看着郑勋睿开口了。

“夫君要出门,奴家和诸多的姐妹在这里祈祷,愿夫君能够随了心愿,能够早日回来。”

“那是一定的,不过此番出去,时间长短说不定,这个春节我不能够陪着你们了,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想着能够每日里都陪着你们,不过真的到了那一天,说不定你们会不习惯了。”

该要准备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郑勋睿和众人说了一会话,有分别抱了三个女儿,给儿子郑瀚宇提出了诸多的要求,就准备到前院去了,他逗留的时间越长,文曼珊等人的眼泪越是多,弄得他的心情也不愉快。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徐佛家跟上来了。

“清灵,有什么事情吗。”

“奴家的确有事情要和夫君说,不知道夫君还记得卞玉京吗。”

郑勋睿点点头。

“卞玉京到淮安来也有一年时间了,应该安顿好了吧。”

徐佛家瞪了郑勋睿一眼,这一眼让郑勋睿的心跳动了好几下,从女人风情上面来说,徐佛家比文曼珊等人要强很多的。

“夫君这是明知故问,奴家几乎每天都要见到卞姑娘。也他就明白马享这一句话指的是什么帮忙介绍了一些人家,奴家明白夫君的意思,不过卞姑娘似乎是下定决心了。前几日奴家和卞姑娘闲聊的时候,竟然听到卞姑娘说出狠话来了一群大老爷们儿。”

“哦。说什么狠话了。”

“卞姑娘说了,夫君看不上她,她的心也死了,准备出家了。”

郑勋睿哭笑不得,这是闹得哪一出,真的是小孩子做的事情,年纪青青的出什么家,真的去做尼姑了。心中无法割舍对红尘的思念,还不是会郁郁寡欢的。

不过徐佛家这样说,倒是让郑勋睿的心里动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来历史上的卞玉京,还真的是出家了,那是因为和吴伟业之间的恋情落空,遭遇到太多贺文慈对赵金辉道:“多谢兄弟帮忙的波折,看破红尘之后出家的,不过历史上的卞玉京,毕竟是进入了秦淮河的。如今的卞玉京,尚未真正进入秦淮河,也就是说不是秦淮八艳之一了。当然包括柳如是,也不可能是秦淮八艳之一了。

“这是闹得哪一出,出什么家啊,难不成淮北就没有好人家吗。”

“夫君说笑了,不要说淮北,就说大明,都没有谁能够比得上夫君扫帚星的。”

徐佛家这样的称赞,让郑勋睿有些脸红,他可不敢自认为是大明最为杰出的男人。皇上是权力最大的男人了,后宫也就那么多的女人。总不我都不忍看自己的孩子可能将天下优秀的女人都收入到后宫之中,再说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家中也不可能安宁的。

“清灵,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答应的,卞玉李大嘴搬着箱子从时慧宝面前过去的时候问时慧宝说:“宝哥京本是官宦人家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找到一个好的人家,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宜,这件事情还请你多多费心。。。”

“夫君不要说了,奴家给卞姑娘都说了快一年的时间了,卞姑娘几乎每天都要到府里来,本就是未出嫁的姑娘,每日里到府里来,心意已经是很坚定了,难不成夫君看不出来,若是夫君一味的拒绝,恐怕要耽误卞姑娘的一生了。”

郑勋睿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其实这样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奇怪的,就算是几百年之后,法律明文规定一夫一妻的制度,可那些优秀的男人身边,还是不仅仅只有一个女人。

“奴家在夫君身边也有这么长时间了,感受到的点点滴滴,言语是说不出来的,奴家自认为是天下最为幸福的女人,夫人和其余的姐妹,也都是这样的感受,难道卞姑娘看不出来吗,卞姑娘首先接触到的就是夫君,到府里也看出了这些情形,心思早就有归属了,其他的人还能够得到卞姑娘的认同吗。。。”

徐佛家很会说话,让郑勋睿无法“能允许哥保留一点隐私吗?”他却不愿直白地回答反驳。

“奴家和夫人也说过这件事情,卞姑娘才艺双绝,夫人其实也很是欣赏和喜欢的,奴家已经夫君需要拿出勇气来,若是夫君答应这件事情了,奴家就去给夫人说。”

“不用这么着急吧,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夫君总要给卞姑娘一些希望,否则奴家都不知道怎么劝卞姑娘了,卞姑娘的心思,夫人和各位姐妹早就看出来了,卞姑娘隔三差五的到府里来,夫人和各位姐妹没唯独经常逃自己系的课有排斥,奴家银针捏在手里认为就是接受了,奴将白岩山的房子围了起来家认为夫君要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郑勋睿看着徐佛家,感觉到难以理解,按说女人的情感都是细腻的,恨不得男人属于自己一人所有,这样劝着夫君纳妾的,太少见了,难以理解。

成功的男人吸引女人,也愿意身边的美女多多益善,这是人的本性,更何况社会是允许的,这方面郑勋睿可不会那么虚伪的。

“如此这件事情就请你和夫人商议吧,不过在我回到淮安之前,此事万万不要泄漏出去。”

书房,李攀龙、文坤、李岩和徐吉匡等人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看见郑勋睿进来之后,众人全部都站起身来,看着郑勋睿,他们的眼神里面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能够跟随郑家军出去厮杀,见识强悍的郑家军,是巨大的荣耀。

郑勋睿看了看众人,慢慢开口了。

“你们跟随郑家军出征,绝只有从边上店面里溢出来的红光非游山玩水,战斗厮杀无情,你们虽然不会参与到厮杀之中去,但也会见识到很多血腥的场景,你们之皎月的到来中,李岩见过这样的场景,其余的没有见过,希望你们能够很快适应,我让你们跟着郑家军出征,目的是让你们熟悉郑家军,熟悉作战应该思考的诸多问题,徐先生已经准备一些”说着文书,这些文书你们每人一份,你们记住,这些文书要妥善保管,遇见危险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销毁文书。”

“你们跟随在我的身边,其实就是幕僚和参谋,需要不断的提出自身的认识和建议,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你们不熟悉,我会给你们一些提醒,不过这样的提醒,最多三次,之后就要依靠你们自身了。”

“你们也不要紧张,用平常心来看待每对客户的要求不重视、不交办、不督促一次的战斗厮杀,就能够表现的超脱,就能够分析出来其因为我肠胃不舒服中的利弊,就能够提出很好的建议,当然,这需要你们有全局的观念,更多的时候需要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思考问题,若是真的能够换位思考,能够捕捉到对手的端倪,那你们就能够脱颖而出,就能够独当一面的指挥战斗了。”

。。。

郑勋睿的一席话,让李攀龙等人都有些紧张了,他们知道此番跟随出征,肯定是不轻松的,但他们没有想到,还要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

其实这个时候的郑勋睿,重点思考的还是徐望华的建议,那就是等候后金鞑子攻陷延庆州城之后,再行发动对后金鞑子的进攻,这样做对于郑家军的好处是巨大的。

朝廷的局势很是微妙,郑家军出征北直隶,收到的是兵部的敕书,没有皇上的圣旨,这不符合常理,也就意味着皇上对郑家军的猜忌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若不是无奈的情况之下,是不会要求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想看个究竟的。

若是郑家军很快投入到战斗之中,解除了延庆州城的危险,那么皇上和朝廷就还有底气,延庆州城毕竟有十余万的大军,可延庆州城被后金鞑子一切都是枉然攻陷,大军损失一定是非常惨重的,这也让朝廷的实力大受打击。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多尔衮想要拿下延庆州城,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洪承畴一定是死守待援的,鹤蚌相争渔翁得利,郑家军扮演的就是渔翁的角色。

按照常理来说,郑勋睿应该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这样他的力量就更加的壮大,皇上和朝廷不敢小觑,就算是内心有什我也慢慢恢复了意识么不满意的,也只能够忍受。

可这样做问题也是很大的,一旦洪承畴率领的大军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北方的局势将变得动荡不安,后金鞑子可以轻易的绕过关宁锦防线,进入到关内,北方基本没有什么军队能够与后金鞑子抗衡,如此北方的百姓就没有多少的活路了,动荡最终表现出来的结局,就是动乱,一旦朝廷无法真正控制北方的局面,大乱可能在不经意间就来临。

所以徐望华的建议,让郑勋睿很是犹豫,他无法下定决心。

徐望华的这个建议,已经写在了文书里面,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建议,相信李攀龙等人仔细看过文书之后发现李清的侧影比正面好看,能够明白所有的意思,也应该明白今后该怎么样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