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胜利在望
六月十九日,文震孟的灵柩出殡。

按照规矩来说,作为孙婿,郑勋睿需要过了头七才能够离开,至于说文谦康,那就需要守灵三年时间了,好在文谦康身无官职,守灵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崇尚儒学和程朱理学的大明官吏和读书人,对于守灵是非常看重的,若是官吏的父母病逝,官吏必须辞官守灵三年,称之为丁忧,当年身为内阁首辅的张稍作思考居正,因为父亲去世之后,没有丁忧,依旧在内阁首辅的职位上面,受到了几乎所有朝廷官吏的攻击。

郑勋睿的时间其实非常紧张,四川剿灭流寇的事宜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他很想早点离开苏州,赶赴夔州,可是既然回到苏州参加文震孟的葬礼,那就按照规矩办事,至少需要等到头七过后,才能够离开苏州的。

文震亨有一个月的假期,这是皇上御批的,作为弟弟的文震她也是第一次见亨,同样不需要守灵。

连续几天的时间,郑勋睿和文震亨的交流是很多的,两人说到了很多的话题,而可能出任陕西巡抚的文震亨,对郑勋睿是打内心里面钦佩的,觉得郑勋睿虽然年纪不大,但做事情果断,沉稳睿智,有着不一般的魄力。
文震孟去世之后,郑勋睿和文震亨的情绪都不是很好,他们想到了朝廷里面的事情,想到了东林党人即将发动的进攻,尽管说东林党魁钱谦益也来拜祭和吊唁了文震孟,但明显看得出来,郑勋睿对他们是不大感冒的。

不过几天的时间过去,郑勋睿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文震亨说到朝廷里面的事情,以及自身的担忧之时,郑勋睿总是说问题不大,这让文震亨感觉到奇怪,也一抹到底略微的放心。毕竟他知道,只要是郑勋睿有把握的事情,一般都是没有问题的。

六月二十五日,夔州府来信了。

郑勋睿离开夔州半个多月时间了,不知道剿灭流寇的战况如何,张献忠是不是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活动在播州一带的李自成,究竟还能够挣扎多长的时间。

郑勋睿在书房仔细我拐脑壳了么?”季为民说看着信函,文震亨进来了。

看见郑勋睿正在看信,文震亨觉得自己但求最经典最完整内容简介内容简介京城老炮儿老特务进来的不是时候,转身准备退出去。

“三太爷不必忌讳。这是夔州府的来信,说到的是剿灭流寇的事宜。”

听到是剿灭流寇的事宜,文震亨点头坐下了。

“清扬,不知道李自成和张献忠之流,是不是被郑家军生擒了。”

郑勋睿摇了摇头。

“想要生擒他们,没有那么容易,郑家军再次负责剿灭流寇事宜之后,李自成和姥姥躲过了裹脚的劫难张献忠都变得聪明了。从来不主动出击,都所以皎月妈对她很熟悉是躲在暗处,避免和郑家军作战。就连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发生内讧,李自成率领麾下的流寇逃往播州的时候,也是拼命的逃窜,不管正遭受到郑家军攻击的孙可望。”

听到郑勋睿这么说,文震亨再次开口了。

“这都是我心急了,不该这么问。清扬就是流寇的克星,不要多长的时间。就能够彻底剿灭流寇的。”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

“三太爷的想法,我是知晓的。我现在头疼的就是这件事情,不要说朝中的大人,怕是皇上都想着郑家军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彻底剿灭流寇,其实哪里有那么简单,郑家军将士克服重重困难,适应山林作战的要求,已经是尽力了,夔州府到处都是崇山峻岭,李自鬼獒金刚跟在他后边成和张献忠等人,随便找到什么地方躲藏起来,郑家军都是找不到他们的。”

“清扬,我的就是用热毛巾给他擦脸确想着郑家军能够速战速决,恐怕有我这样想法的不止一人。”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其实张献忠和李自成是穷途末路,,他们不可能挣扎多长的时间了,我到苏州来之前,郑家军已经布好了口袋,就等着张献忠钻进去了,我收到的信,也是说这件事情的。”

文震亨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都有例外知道信函说到的肯定是好消息。

“张献忠无法支持了,从梁山的大山里面,计划突围,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遭遇到郑家军的沉重打击,麾下一万多流寇,损失十之七八,遗憾的是,张献忠再次逃进了大山之中。”

“说:不要紧那就好,张献忠就算是逃进大山之中,也不能够坚持多长的时间,清扬,其实我认为,郑家军可以进入大山之中追击的。”

“不行,夔州的地形太过于特殊了,郑家军进入夔州之后,都用了很长的时间,才适应这种特殊的地形,夔州府几乎全部都是山大人稀的地方,一望无际的大山,躲藏几个人是很简单的事情,大军进入到大山之中,基本是搜寻不到的。”

文震亨没有坚持自身的观点,军事方面的事宜,他不熟悉,自然不会随便开口的。

“清扬,你是不是有些着急,想着尽快到夔州去。”

“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就算是不到夔州去,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倒是朝廷这边,恐怕会有一些动静的。”

“清扬为什么这样说啊。”

“皇上在三月的时候下旨,要求我在六月份之前剿灭流寇,如今已经是六月下旬了,我还是没有能够剿灭流寇,想必朝廷里面,早就有人做好准备了。”

文震亨的脸色有些变化了,他第一次听到郑勋睿说出来,既然有这样的圣旨,那就预示着一种可能,就算是郑勋睿真正剿灭了流寇,也因为没有按照圣旨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剿灭流寇,而得不到任何的嘉奖,若是不小心,很有可能还会遭遇到弹劾的。

“清扬,这个圣旨不简单啊。”优优和周月的见面

“我知道,不就是有人不想我立功吗,就算是郑家军剿灭了流寇,也不要想着得到嘉奖,我也不要想着得到提升。”
文震亨叹了一口气。

“难道你就准备这样忍下去吗。”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这是冷笑。

“暂时忍下去吧,最终我是不会忍下去的。”

“清扬,我看你还是早些回到夔州去吧,我不知道有时候汇报工作有这样的圣旨,郑家军正在剿灭流寇,你回到苏州来奔丧,朝廷恐怕早就知道了,肯定会有人拿着这件事情做文章的,大哥的头七还有两天的时间,你也不要等候了,有什么事情我给大嫂解释。”

“三太爷,我没有必要这样做,我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恐怕有人以为我是真的害怕了,要不是顾全大局,我早就对东林党人不客气了,他们做的太过分了。”

在陕西这么多年了,文震亨当然知道郑勋睿遭受的很多事情,其实以前他对东林党人的认识也是不错的,可亲眼见到东林党人热衷于党争之后,看法也就完全改变了。

“清扬,你还是做好准备,后日就出发吧,家里也没有多少事情了,你是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若是留在苏州的时间太长了,会引发议论的,大哥在地下知道这些事情了,难以安宁啊。”

六月二十七,头七结束了。

文家专门摆设了酒宴,文震亨给打扫戚氏和文谦康等人专门说了,他和郑勋睿都要回去了,不能够耽误太长的时间,戚氏也表示理解,郑勋睿以孙婿的身份,主持了葬礼,而且坚持到头七结束,很不简单了,尽管说家人还被悲伤的气氛笼罩,可戚氏在酒宴上面专门提出了要求,文震亨和郑勋睿必须要离开了,他们都是朝廷命官,若是总留在苏州,怕是遭遇到皇上的责怪,文曼珊也要回去了,不要老是留在苏州,毕竟成家了,家里需要照顾。

郑勋睿也做好了回到夔州去的准备,跟随他一道来到苏州的亲兵,已经收拾完毕。

郑谢谢你为我足疗!以后在杭州见勋睿的情绪还是不错的,小张说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思考,如何彻底剿灭流寇,其实剿灭流寇的关键,在于斩杀或者生擒流寇首领,也就是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擒贼擒王,若是让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逃脱了,不要多长的时间,流寇就会再次的蔓延和肆掠。

徐望华和郑锦宏是按照他的部署严格执行的,梁山一战,斩杀了近八千的流寇,张献忠遭遇到了沉重的打击,可以说坚持不到多长的时间了,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播州方向没有传来情报,李自成早就是困兽犹斗了,难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依旧在坚持,这应该是不大可能的,李自成毕竟不是神仙,无粮无兵,怎么可能在播州坚持。

翌日一大早,郑勋睿、文震亨和文曼珊等人都离开苏州,文震亨和文曼珊是同路,他们都是赶赴西安府城,郑勋睿则是朝着夔州府而去。
文曼珊的情绪不是很好,但是离别的时候,还是强忍住了泪水,大概是不愿意让郑勋睿牵挂,文震亨的情绪好一些,不断的叮嘱郑勋睿,一定要注意身体,早些回到西安府城。

六月三十日,众人抵达了南京。

郑凯华一”贺鹏飞说罢直都在等候,他知道郑勋睿不会回家,两人在南京城外见面。

抵达南京之后,郑勋睿和众人行走的路线就不一样了,他要从和州、庐州的方向进入湖广,接着到四川的夔州,文震亨和文曼珊,则是从滁州和凤阳方向,进入河南,回到陕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