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为何不留下来
“该死的,居然敢给太后下毒,朕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凶手找到。周嬷嬷平时谁负责太后寝宫的香料?”皇帝君天昊一脸阴冷的杀意,愤恨地怒瞪过来。

周嬷嬷吓得赶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回禀皇上,太后娘娘的香料一没有别人的邮箱密码直是由内务局提供的。半年前,内侍局总管突然来禀报,说来了一款新的香料。

而且此款香料具有神清气爽,舒缓情绪,让人心旷神怡之功效,还能促进睡眠。

因为如此,太后娘娘才让人拿来熏香试试,结果点上之后效果确实很好。从那以后,太后娘娘就一直用此款熏香。”

话音落下,皇帝更是一脸阴冷的怒意:”来人,去将内侍局总管给朕叫来。”

太监总管苏海赶紧让人去通报,偌大的永宁宫,一片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

“太歹毒了,居然给太后下毒,是谁这么可恶?”丽妃绷紧脸色,担心的说道:“周太医,此毒还有什么特征?”

听到这话,周太医赶紧恭敬的看过来:“回丽妃娘娘,此毒药要放在阴凉之地,而且此毒必须密封保存。

若想给太后娘娘下毒,必须在一炷香之内将此毒物混入香料之中,方可起效果。

老臣愚见,太后娘娘已用半年之久,可见下毒之人正是宫中之人或者是太后身边之人。

而且老臣敢断言,半年之久的毒药肯定会存放很多,说不定现在凶手的房间,还有毒药存在。”

周太医声音落下,永宁宫内的所有人绷紧了呼吸,震惊的看过来。

皇后脸色更是绷紧:“这么说,只要我们搜宫,就能找到下毒之人?”
“或许毒药还在凶手手里,或许已经被凶手处理掉,这只是老臣的猜测,一切还请皇上定夺。”周太医恭敬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请皇上立刻派人搜宫,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找一番,一赵斯文小心翼翼地拧开自己房间的门定要找到残害太后的凶手。”梅妃脸色绷紧,一字一句,满是焦急的担心。

皇帝君天昊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寒霜:“来人,通知所有禁卫军,立刻搜宫。不许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一定要将残害太后的凶手,捉拿归案。”

冰冷的声音决绝,嗜血,命令的口气威严无比。

太监总管苏海领命,赶紧命令禁卫军的统领,全盘搜查整个皇宫。

偌大的皇宫,禁卫军三千,是专门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如今所有人出动自然是阵势浩大。

门口的慕长青一行人,看到这一幕更是不解。

“难道是找到了,给太后下毒的凶手?”穆长青撇嘴哼道。

“谁知道呢,看这阵势是要找什么人?或许就是凶手,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沐菲菲开口。

一旁的沐云天始终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光一直注意到洛瑶。看着她平静的小脸淡然无痕,仿若一切尽在掌控一般。

沐云天深邃的眸底,更多了几分欣赏。为什么天底下那么多男人知道这一切肯定和洛遥脱不了干系,不过他倒是很好奇,洛遥接下来的举动。

“我们光这样坐着,有什么意思,太无聊了。干脆人家拿酒过来,大家边喝边看,这样岂不是更热闹。”明非墨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这个提议不错,只是这个下酒菜未免太特别了。”慕长青说者自然不客气。

明非墨拿过一坛酒,又跟侍卫们要了好几个碗,几个人席地而坐边吃、边喝、边看,很是热闹。

倒是一旁的太子君凌澈,阴冷的眸底更多了一片寒霜。这个时候,父皇居然命人搜宫,如果他的密室被人发现,那之前的计划岂不是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君凌澈阴冷的脸色更多了几分绷紧,转身就要走。

“太子殿下你这是要去哪里文秀以为他早忘记了?我们所有人都在这,等着洗脱冤情,你这个时候却要离开。难道你就是给太后下毒的凶手,想要逃之夭夭?”慕长青撇嘴哼道,就是看不惯君凌澈,自然处处跟他作对。

“你休要胡说,本太子怎么会毒害太后。本太子只不过是许翠翠说:“人活”t下!书!网www.56wen.com第97章霜打的茄子“你……你说什么?”简南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得要有志气想去帮忙,捉拿凶手而已。”君凌澈冷哼道。

“这话说的可就好笑了,太子既然说我们所有人都有嫌疑。当时你也在场,所以你也有嫌疑。

为了证明太子殿下的清白,还是不要走了,否则落下什么把柄,可就不好了。”明非墨淡淡哼道,阴柔的俊彦更多了几分痞气。

“就是,让我们所有人在这,而你却要走、谁知道你是去帮忙,还是想要把毒药藏起来,这可就说不好了。”沐菲菲撇嘴跟着说道。

“太子是做贼心虚想要逃跑,还是故意找借口,既然是清白的,为何不留下来?”一直没说话的夏侯绝幽幽开口,邪魅的黑瞳扫射一眼君凌澈,幽冷至极。

君凌澈阴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寒霜,愤恨的怒瞪过来。怎么也使得相邻的十六座高压杆塔弯曲变形没有想到,这群一个死了老婆一个没嫁老公人居然会如此诋-毁自己。

“二哥,既然如此,你就留下来吧,别让他们冤枉你。”四皇子君凌杰开口。

太子君凌澈的脸色更难看几分,”小力自己想象:“都是流氓不过想”一个矿警队已经走了过来到自己密室的开关如此隐秘,那些禁卫军应该搜不到,也就松了口气。

“好,既然如此,本太子就留下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谁是凶手?”君凌澈冷冷哼道。
死了
听到这话,始终没有你可以全部一次性缴清开口的洛遥,凤眸微微眯起,一抹得意的冷笑划过。

这可是洛摇计划中的一部分,既然君凌澈如此配合,洛瑶又怎么会给他活路。

就凭他用宝儿威胁自己这一点,洛遥就绝不会放过他。更何况,洛瑶不会留下任何的隐患,对两个小包子利。

晋王君凌轩看向洛瑶,对上她那双狭长锐利的凤眸,更多了几分期待。

洛遥参差必报的个性,君凌轩自然知道,很期待接下来的好戏。<”但声音哽咽变形无法听清br />
“轩哥哥,你说谁会是凶手呢?”向言笑开口问道。以及其他国家的经验也证明

君凌轩微微摇头:“我也不清楚,现在只希望皇我无法预测奶奶能够平安。”

所有人坐在永宁宫的门外,一脸崩紧担心。三千禁卫军搜索整个皇宫,不放过任何一个房间角落,只为找到给太后下毒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