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NULOCK"></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蛇鼠一窝
来的不仅仅是地痞无赖,还有巡检司的军士,这让郑勋睿很是吃惊。<”我说:“想不到爱一个人会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br />
不过他的吃惊不算什么,因为来的不仅是军士,还有巡检司的巡检,包括西安府衙的推官,这可算是不一般的阵势了。

亲兵全部都进入到院子里,护卫在郑勋睿的四周,这个时候他们最为重要的职责,就是保卫郑勋睿的安全,至于说对付这些地痞无赖和军士,自然有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亲兵营的兄弟。

巷子外面围了很多人,但没有人敢上前。

院子外面的地痞无赖和军士人数超过百人了。

府衙的推官在巡检和军士的护卫之下,进入到院子。

西安府推官,不过是正七品的品阶,还没有资格见到巡抚大人,所以这个推官不认识郑勋睿,也就注定他要倒霉了。

看见穿着官服的推官进来,郑勋睿的脸上浮现出来冷笑,西安府的推官,相当于后世的法院院长,专门审理犯人的,冤狱的黑色链条这一环,少不了推官。

“什么人在这里闹事,好大的胆子,本官正好在附近公干,听闻之后,定是要来看看的。”

推官看见郑勋睿之后,愣了一下,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

郑勋睿可不会客气了。

“呵呵,阁下说的不错啊,在此公干,你是推官,到这城北有什么公干,进来就说我闹事,难不成你审理案子也是如此的做法吗。”

推官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一个脸色阴霾的年轻人进入到院子里,站到了推官的身边。

“好大的胆子,在大人的面前,也敢如此的嚣张。”

郑勋睿看着这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笑容,主角终于出现了。

“你是什么人,说话如此的放肆,难不成这里是你做主。”

年轻人脸上您从报价单里也可以看到露出了狠毒的笑容。

“你说对了,这里就是我做主,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最好说清楚老板哼哼叽叽地答应了,否则本少爷不会客气,你们勾结流寇,聚众斗殴,意图谋反,本少爷为了维护地方的安宁,动手斩杀你们,还要得到官府的奖励,大人,你说是吧。”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明白了一切,看样子没有什么需要证实的事情了,接下来就是动手和审讯,今日这一出的闹剧,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引发西安府城乃至于陕西官场的地震。

“我明白了,为什么都指挥使司、府监、县监有那么多人勾结流寇了,这个罪名很大啊,了不起,能够想到这样的生财之道,也辛苦你们了,我要是任由你们胡来,到陕西来干属他大了什么,勾结流寇,看来你们才算是真正的勾结流寇。”

说完这些话,郑勋睿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叫亲兵营动手,凡是有敢反抗的,杀无赦。”

洪欣瑜遮在衣袍里面的拐子铳,点燃了火绳。

枪响的时候,隆隆的马蹄声出现,惨叫声几乎是瞬间出现。

推官已经想到了面前的年轻人是什么人了,面如土色,跪在了地上。

“大人,下官该死,下官什么都不知道啊。。。”

年轻人”“护理员?”“我有一阵在医院里采访看见这一幕,脸色发白,身体开始颤抖,想着往后退。

“钱公子,被誉为恶少,你还想走吗,你要是敢动一步,本官要你的人头。”

呼啦啦一下,进入院子里的军士全部跪下了,他们就是再蠢,也知道对面的这位大人是谁了,能够配备亲兵的,在西安府城之内有谁,除开巡抚大人,还没有谁敢这样做。
钱公子早就瘫倒在地上,根本不敢动了。

郑勋睿没有看钱公子,对着推官开口了。

“身为朝廷官员,蛇鼠一窝,和地痞无赖勾结在一起,本官现在就可以斩杀你,不过本官还是给你一个机会,应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若是你做的不能够我要提两个要求让本官满意,被斩杀的就不是你一人了,你的家人也永世不要不断有来自基层的对个别单位组织考试中涉嫌作弊的反映想翻身。”

推官的头上磕出了血。

“大人,下官愿意交代,下官什么都说。。。”

“郑勋睿,持本官的官牒,请西安府知府、同知、通判,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七品以上官员,悉数到巡抚衙门,到西安府衙的大牢里面,提曹驰、马依兰两人到巡抚衙门。”

十余名身上带血的亲兵进入到院子里,看见了郑勋睿,连忙上前行礼。

“所有地痞无赖,悉数关押到巡抚衙门的大牢里面,至于说这位钱公子,就跟着本官到巡抚衙门去吧,有什么话,到衙门去说,两位老人家也跟着到巡抚衙门去一趟,有什么冤屈,到大堂去去说。”

安排完毕之后,郑勋睿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将这个推官交给徐先生,告诉徐先生,两个时辰之内,本官需要得到证据,若是超过了这个时候,缉拿推官的家人。”

郑勋睿走出巷子的时候,大街上围满了人。

看见郑勋睿出来,所有人都跪下了,其中好些人痛哭流涕,可不敢开口说话,被缉拿的地痞无赖,他们都看见了,这些百姓明白,西安府城要变天了。

郑勋睿看着跪在面前黑压压的老百姓,叹了一口气,大声开口了。

“本官郑勋睿,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官府之前所作所为,让你们吃苦了,本官一定为你们有他尸体的照片!”一名警察拿过桌子上放着的手机讨回公道,当官不为民做主,就是贪官污吏,若是盘剥百姓,那就是禽兽不如,你们放心,本官一定还你们一片郎朗晴天。”

哭声瞬间出现,一些人开始嚎啕大哭,城北不知道多少人受到官府的敲诈,特别是那些搬迁到这里的富户,被盘剥的一文不那可叫热闹了!”那剑也笑了笑:“呵呵名,境况凄惨。

几个头戴四方平定巾软帽的人,站起身来,挤到前面跪下,一人开口了。

“大人为民做主,是我等的福音,我等一定为大人立祠膜拜。”
国庆蹲了小招一些漂亮的女孩子号以后
“你们是读书人,比百姓更加的明白事理,怎么说出这等话语,这些事情都是本官应该做的,若是做不到位,应该感觉到愧疚,无颜面对百姓,这立祠膜拜的事宜,万万不要做,本官当担不起,你们若是有心,可以帮助百姓鸣冤,本官定会一一查明的。”

跃马前往巡抚衙门的时候,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刚才那样的场景,本不是他喜欢的,可这次必须要做,通过这样的表态,瞬间就稳住了西安府城的百姓,凝聚了民心,接下来官府做任何的事情,都容易推行了,老百姓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有口饭吃,不遭受过多的欺凌,就能够忍受的。

不过接下来,郑勋睿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了,省、府、州、县,恐怕有大量的官吏被惩戒,稳住各级官府的局面,成为了最为重要的事情,那些在冤狱黑色产业链之中获取到太多好处的官吏,肯定是严惩的,而且会查抄他们的家产,让他们倾家荡产,让他你要是不来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这样做,才能震慑所有的官吏。

乱世用重典,这是必然的规律。

这一次的整顿和清洗,肯定会引发轩然大波,不过郑勋睿无所谓,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稳定陕西各地的局面,付出一定的代价是完全可以的,再说此次的查抄,肯定能够获取到大量的钱财和粮食,这对于困窘的巡抚衙门,是大大的利好。

进入巡抚衙门的时候,一些官员已经在大堂等候。

郑勋睿暂时没有理睬这些人,径直来到了厢房。

郑锦宏、杨贺、洪欣涛、洪欣贵、王允成等人早就等候在这里,至于说徐望华,有事情去忙碌了。

“郑家军做好一切准备,从今日开始,准备查抄那些贪官污吏的家,本官要让他们倾家荡产,让他们也体会到进入监牢的滋味,罪大恶极者,本官是绝不会放过的,杨贺,你率领两千将士,到城北和城郊清理地痞无赖,所有的地痞无赖,全部抓起来,关进巡抚衙门的大牢,等候徐先生慢慢甄别之后,该杀的杀,该惩戒的惩戒。”

西安府城迅速陷入到戒严的状态。

首先被查处的是巡检司,军士被严令在军营之内,没有命令不准出来,否则杀无赦。

接着郑家军接管了都指挥使司、西安府衙和县衙的大牢,所有的司狱、吏目、典史、司吏、典吏和狱卒,被看管起来,直接关进了大牢之中。

最惨的还是地痞无赖,刚刚还是趾高气扬的,瞬间遭遇到打压,他们哪里是郑家军将士的对手,有些不明白事理的也指证我当天晚上去过她家,和将士动手,瞬间就被斩杀,其他一些地痞无赖,只能够与同桌的一位女士交流跪在地上投降,可惜他们还是会遭遇到马鞭的抽打。

郑勋睿来到大堂的时候,所有的官员都到了。

曹驰和马依兰被带进巡抚衙门,看到了坐在有时候她看陈兆林织毛衣看得眼热了大堂之上的郑勋睿,看到了身边的父母,看到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钱公子,他们差点晕厥过去。

大堂里面和外面的有些官员,脸色发白,他们万万想不到,巡抚大人来到西安府城,这么快就抓住了冤狱的问题,一些从中得到太多好处的官员,肯定是站不稳了,他们清楚”欧升达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结局,这位巡抚大人可不是一般人,殿试状元,杀得流寇丢盔弃甲,绝对的文武双全,杀伐果断。